• <code id="ddvto"><ol id="ddvto"></ol></code>
  • <dl id="ddvto"></dl>
    <var id="ddvto"></var>
    <acronym id="ddvto"><form id="ddvto"></form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ddvto"><form id="ddvto"><mark id="ddvto"></mark></form></acronym>
  • 分享到

    周朝名言警句 歷史

    周朝歷史:中國歷史上繼商朝之后的一個世襲封建王朝,分為“西周”(公元前1046年-前771年)與“東周”(公元前770年-前256年)兩個時期。西周由周武王姬發創建,定都鎬京和洛邑;東周由周平王姬宜臼建立,定都洛邑。其中東周時期又稱“春秋戰國”,分為“春秋”及“戰國”兩部分。周王朝存在的時間從約前11世紀至前256年,共傳30代37王,共計存在約為791年。

    周朝名人名言

    1.杲杲日出。 周朝名言

    《詩經·伯兮》。杲(gǎo搞):形容太陽的明亮。本句大意是:明亮的太陽出來了。這是古代詩歌中最早描繪出的句子,文字筒潔,又能給人以美好的想象。可用以描寫日出,也可以用來比喻剛剛誕生的充滿了生命力的事物,還可用來比喻朝氣蓬勃的人生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伯兮》
    2.之死矢靡它。

    《詩經·柏舟》。之死;到死。矢:誓。靡(mi米)它:沒有別的心意,即沒有二心。本句大意是:(我只愛自己心愛的人)到死也不變心。這首詩寫一位青年女子找到了自己理想的對象,可是她的母親卻不諒察她的心,硬要拆散她的美滿婚姻,逼嫁別人。當時,禮教制度經形成,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已成為套在青年男女身上的枷鎖。但這位女子卻不顧禮教的藩籬,堅持自己所選擇的對象。她一面憤憤地呼喊:“母也天只!不諒人只!”一面誓死抗爭:“之死矢靡它!”非他莫嫁,死不變心。這錚錚誓言是對家長包辦婚姻的挑戰,是婦女自主意識覺醒的宣言。以歷史主義眼光來看,近代婦女解放運動的斗爭精神,也可從幾千年前這位無名女于身上找到原始的萌芽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柏舟》
    3.臨其穴,惴惴其栗。

    《詩經·黃鳥》。穴:墓穴。惴惴(zhuì墜):恐懼的樣子。栗:戰栗。這兩句大意是:當臨近墓穴將要被活埋時恐懼地戰栗起來。《黃鳥》是一首挽詩。據《左傳》記載:秦穆公死后,殉葬者一百七十七人,秦國子車氏三子奄息、仲行、鍼虎皆在殉葬行列。~兩句寫殉葬者奄息等面臨墓穴時驚恐戰栗的樣子。“惴惴其栗”現己成為形容驚怕恐懼的常用語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黃鳥》
    4.它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 周朝名人名言

    《詩經·鶴鳴》。它山:別的山。攻玉;琢磨玉器。本句大意是:別的山上的石頭,可以用它來琢磨玉器。此條以它山之石可用來琢玉為例,闡明借鑒、廣取的重要意義。石頭是最普遍、最常見的物質,連它山之石都有“攻玉”的作用,其它鮮見的東西更可以想見。此條通過比興手法寄寓此意.使詩文含蓄蘊藉,令人尋味.具有很強的理喻力量,因此干百年來傳誦不絕,直到改革開放的今天。~仍是我們實行對外開放的一個極有號召力和極為簡明醒目的口號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鶴鳴》
    5.先民有言,詢于芻蕘。

    《詩經·板》。先民:古代的圣賢。詢:詢問,請教。芻蕘(chúráo除饒):割草打柴的人。這兩句大意是,古代圣賢有句名言,要虛心向割草打柴的人請教。古代圣賢尚且需要向被視為下賤的割草的、打柴的人去請教,一般的凡夫俗子則更不在話下。“詢于芻蕘”可用于表示廣泛地聽取意見,虛心求教,連草野鄙陋的人的意見也不放過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板》
    6.無父何怙?無母何恃?

    《詩經-蓼莪》。怙(hū戶)、恃(shì是):都是依靠、憑仗的意思。這兩句大意是:沒有父親叫我依靠何人?!沒有母親叫我仰仗何人?!這兩句是痛悼父母雙亡,自己從此失去依靠的,表現了詩人對父母的深厚感情。兩句均以反詰句式寫出,加強了感情的表述,使詩人悲痛欲絕的形象仿佛躍然紙上。可引用以形容失去父母的孤兒的幼弱可憐,也可用于表現父母對子女的重要性,還可用于表達子女追懷父母的感情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蓼莪》
    7.哀哀父母,生我劬勞。 周朝名言

    《詩經·蓼莪》。哀哀:悲憐、痛惜。生:養育。劬(qú渠)勞:辛勞、勞苦。進兩句大意是:可憐我的父母,生養我受盡辛苦。原詩是寫兒子悼念父母的,主要表達詩人痛惜父母辛辛苦苦地養育了他,而他卻不能贍養父母,報恩德于萬一的感情。這兩句流露出對父母的深愛,情真意切,十分感人。可用于表現子女對父母的懷念或追悼,也可用于表現子女對父母的體恤、顧念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蓼莪》
    8.高岸為谷,深谷為陵。

    《詩經·十月之交》。岸:山崖。為:變成。陵:大土山。這兩句大意是:高高的山崖也會變成低谷,深深的低谷也會變成高大的山丘。原詩是對自然現象的描寫,這種自然的變化說明了一條哲理:事物發展到一定階段,在一定的條件下會向相反的方向轉化,也說明了世事滄桑多變的道理。從科學角度而言,現代地貌學也認為山川陸海是處在互相轉化的運動之中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十月之交》
    9.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

    《詩經·淇奧》。切:用刀切斷,指加工骨器。磋(cuō搓):用銼銼平,指加工象牙。琢(zhuó濁):用刀雕刻,指加玉石。磨:用物磨光,指加工石頭。這兩句大意是:(修養品行:好比加工玉石,)像切割,像銼平,像雕刻,像磨光。此條以加工骨器、玉器為例,比喻君子要努力修養品行,堅持德行的砥礪。所以原詩說:“有匪君子,~,”后多用~來形容研討學問或修飾文章。切、磋、琢、磨是四個表現精雕細刻的動詞,該名句連用四個動詞,增強了直觀性,使較為抽象的砥礪德行、研討學問通過幾個巧妙的動詞傳神地表現出來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淇奧》
    10.陟彼岵兮,瞻望父兮。 周朝名人名言

    《詩經·陟岵》。陟(zhì志):登上。岵(hù戶):多草的山。這兩句大意是:登上那高高的山嶺啊,遙望我遠在家鄉的父親啊!原詩是寫遠地服役者懷念親人的,這是第一章的前兩句,敘述詩人登高望父。下二章開頭的兩句分別為:“陟彼屺(qǐ起,光禿的山)兮,瞻望母兮”,“陟彼岡兮,瞻望兄兮”,寫望母、望兄,實際上這六句互文見義。詩人登山遠望家鄉、親人,反復詠嘆,反映了行役者思家念遠時深情。可用以描寫流落異域的人懷鄉思親的心情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陟岵》
    11.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。

    《詩經·氓》。信誓:忠實的誓言。旦旦:發誓時誠懇的樣子。反:違反,違背。這兩句大意是:當初你起誓時是那樣虔誠懇切,沒有想到現在你會違背自己的誓言。這兩句在原詩中是棄婦指責她丈夫背誓負情的,如今可用以形容有些人在婚姻愛情問題上態度不莊重,需要時不惜海誓山盟,仿佛非常誠懇、堅決;實際上寡情少義,見異思遷。此外,現在“信誓旦旦”已成為使用范圍很廣泛的成語,多用于形容誓言的真誠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氓》
    12.誰謂荼苦,其甘如薺。

    《詩經·谷風》。荼(tú圖):苦菜。甘:甜。薺(jì計):一種野菜,味甜。這兩句大意是:誰說荼菜味道很苦?我覺得它如同薺菜一樣甘甜。這兩句在原詩中通過比喻,對比,來反襯棄婦的遭遇。苦菜當然是很苦的,但比起她無辜被棄的苦來,簡直猶如薺菜一樣甘甜,可見她的痛苦有多么強烈。可用于形容、強調人們某些無以復加的痛苦心情。此外,這種運用反襯手法抒情狀物以強化表達效果的方式,尤其值得吸取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谷風》
    13.所謂伊人,在水一方。 周朝名言

    《詩經·蒹葭》。所謂:所說的,這里指所想念的。伊人:此人,這個人,指詩中主人公所想念的人。一方:另一邊,即對岸。這兩旬大意是:我所思念的這個人,在大水的另一邊。原詩是表現懷人時惆悵心情的名篇,這兩句著重強調一水之隔,阻斷了他們的愛情。同時,“水”還泛指他們愛情問的種種障礙。后世多用這兩句形容情侶間的兩地相思;有時也用。“在永一方”形容所思念的人離得很遙遠,或形容雖近在咫尺,但仿佛一水之隔。可望而不可即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蒹葭》
    14.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

    《詩經·于衿》。青青:指“于衿”的顏色。子:你,詩中女子指她的情人。衿(J1n今):衣領。悠悠:遙遠,這里形容相思之情悠遠綿長。這兩句大意是:你青青的衣領,牽系著我悠悠的思憶之心。這兩句不直呼她的情人,而以“青青子衿”來借代,顯得委婉含蓄,富有詩意。“悠悠”二字又表現出思念之情的強烈。可用以形容少女對情侶的相思,也可用于形容男子對同學、朋友的思念之情,如曹操的《短歌行》即引用這兩句表達他對朋友和志同道合之人的渴念。此外,還可以借鑒、學習這種借代的修辭手法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于衿》
    15.一日不見,如三秋兮。

    《詩經·采葛》。三秋:三季,即九個月,這里“秋”是作為季節單位來運用的,也可解作三年。這兩句大意是:一天看不見,就像隔了三秋一樣啊!這兩句運用夸張的手法描寫心理活動,把相思之情渲染得不僅非常強烈,而且富有詼諧的情趣,十分耐人尋味。這個名句使用頻率極高,有時還演化成“一日不見,如隔三秋”,或簡化為“一日三秋”,不僅可用來形容情侶間深長的相思,也可用于形容同學、朋友、親人間離別后殷切的思念。此外,這種夸張手法也值得吸取、借鑒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采葛》
    16.愿言恩伯,甘心首疾。 周朝名人名言

    《詩經·伯兮》。愿:思念殷切的樣子。言(yan焉):語助詞,無實義。首疾頭痛。遣兩句大意是:苦苦地思念著丈夫,即使想得頭痛也心甘情愿。這兩句中,“甘心首疾”形象、具體地表現了思婦對丈夫的深情懷念,可供引用描寫、形容女子對丈夫、情侶的相思之情,也可學習、借鑒這種運用反村手法強化感情表達的藝術手段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伯兮》
    17.未見君子,怒扣調饑。

    《詩經·汝墳》。君子:妻稱夫。怒(ni逆);心里難過。調(zhou周):通。“朝”,清晨。調機,形容渴慕的心情十分強烈,如同朝饑欲食。這兩句大意是:沒有見到你的時候.思念之情就像清晨饑餓盼食一樣迫切。思念之情本來是很抽象的東西,其迫切程度很難用語言直接表述。這里用了一個形象的比喻,就使其變成具體可感的了。因為朝饑欲食,是每個人都有的生活體驗,用它來比擬渴幕、思念之情,是很恰當,也很生動的。這兩句可用于形容情侶之間牽腸掛肚、急迫難耐的思戀情懷。也可只用。惄如調饑”比喻其它迫切的愿望。還可從這兩句悟出,貼切的比喻往往能把抽象的東西形象化、具體化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汝墳》
    18.優哉游哉,輾轉反側。

    《詩經·關雎》。悠:長,輾(zhan展)轉反倒:形容心中有事,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不能入睡。這兩句大意是:相思之情悠遠又綿長,輾轉床榻進不了夢鄉。在原詩中,這兩句寫一個男子因為心愛的女子“求之不得”而夜不能寐,在床上“輾轉反側”刻畫了一種單相思的苦況;現在可用以描寫相思的煎熬,也可用以反映因心有所思而焦灼不安,不能入睡。這兩句知名度很高,現在還常被引用,“輾轉反側”已成為成語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關雎》
    19.妻子好合,如鼓瑟琴。 周朝名言

    《詩經·常棣》。妻子:這里指夫妻。好合:恩愛親密。鼓:彈奏。瑟琴:古代的兩種樂器。這兩句大意是:夫妻之間豐相親相愛,像彈奏琴瑟聲調和諧。原詩中這兩句是以夫妻恩愛來比襯兄弟感情親密的,后世多用其字面意思,以“瑟琴”(也作“琴瑟”)形容夫妻感情的和諧融洽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常棣》
    20.宴爾新婚,如兄如弟。

    《詩經·谷風》。宴爾:安樂、和順的樣子。這兩句大意是:新婚夫妻歡樂親密,恩愛得如同親兄弟。這兩句在原詩中是棄婦敘述她的丈夫對新妻子親愛得如兄如弟,以下又說到丈夫對她則視如仇人,這樣通過鮮明對比,顯出她丈夫寡情少義,喜新厭舊。后代用這兩句,多形容新婚夫妻如膠似漆,極其恩愛親密。有時單獨用“宴爾新婚”指某人剛剛結婚,還沉浸在新婚的歡樂中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谷風》
    21.窈窕淑女,鐘鼓樂之。

    《詩經·關睢》。鐘鼓:古代的兩種樂器。樂(le勒):快樂,這里用作使動詞,樂之即使之快樂。這兩句大意是:溫柔美麗的好姑娘,我將敲鐘打鼓迎娶她,使她快樂。這兩句在原詩中是承接著“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”而來的,描寫那個男子想象著如果“窈窕教女”接受丁他的愛情,那么他便敲著鐘、打著鼓去迎娶她,和她結成幸福的伴侶。可用于描寫婚禮,也可甩于形容經過努力,有情人終成眷屬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關睢》
    22.挑兮達兮,在城闕兮。 周朝名人名言

    《詩經·子衿》。挑選:急促地來回走動,形容焦急、疑慮,心神不寧的樣子。城闕(què卻):城門樓,在古代常是情侶們約會的地方。這兩句大意是:焦急地來回徘徊啊,在那城門樓上啊!這兩句在原詩中是描寫一位少女與情人約定好了在城闕相會,但她來了之后情人卻久候不至,因此急得她團團轉。可用于形容情侶們在期待密約幽會時急躁、焦灼,魂不守舍的情況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子衿》
    23.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

    《詩經·關雎》。窈窕(yǎotiǎo咬眺)淑女:溫柔美麗的姑娘。嶄寐(wùmèi悟妹):寤,醒來;寐,睡著。這兩句大意是:溫柔美麗的好姑娘.無論醒來睡去都想追求她。這兩句寫男子思偶的心情。他看中了一位“竅窕淑女”,無論白天晚上,無論醒時夢中都在思戀著她,想與她結為配偶。寫男于思慕女子,苦苦追求時可以化用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關雎》
    24.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

    《詩經·關雎》。竊窕(yǎotiǎo咬眺)淑女:溫柔美麗的好姑娘。琴瑟:古代的阿種弦樂器。友:親近。這兩句大意是:溫柔美麗的好姑娘,我將彈起琴、瑟來表示對她的親近。這兩句在原詩中承接著“優哉游哉,輾轉反側”,描寫那個男于對“窈窕淑女”懷有深長的相思而徹夜難眠,浮想聯翩,盤算著憑借琴瑟之聲向她表白自己的愛情。可引用這兩句形容男子采用委婉的方式向女方表示好感。此外,后世還常以“琴瑟和諧”比喻夫妻恩愛,感情融洽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關雎》
    25.轂則異室,死則同穴。 周朝名言

    《詩經·大車》。轂(gu谷):活著。穴:墓穴。這幾句大意是:活著被迫離異,不能與你同居一室,死后愿和你合葬在一個墓穴。表示夫妻的生死不離,現在還有“生則同室,死則同穴”的話。白居易的“生為同室親,死為同穴塵”就是化用《詩經》的詩句而成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大車》
    26.中心藏之,何日忘之。

    《詩經·隰桑》。中心:心中。何日:哪一天。這兩句大意是:將這愛情深深地藏在心底,哪一天能夠忘記。這兩句可用于表現心中強烈地愛著對方,卻又羞于向對方表達,只得將熾熱的愛情藏于心底的情況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隰桑》
    27.投我以桃,報之以李。

    《詩經·抑》。這兩句大意是:你擲給我一個挑子表示友好,我擲給你一個李子表示回報。本詩原意是告誡貴族子弟謹言慎行、修德守禮的,這兩句則是強調與人交往時應當懂禮貌、講信義,注意禮尚往來。后世引用這兩句,常改變原義,用來形容男女之間投桃報李,互贈禮物表示結好。也可仍用原義,表現關系友好,有來有往,你給了我某些好處,我也將有所回報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抑》
    28.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 周朝名人名言

    《詩經·車奉》。仲:仰望,瞻仲。止:同“之”。景行(háng杭):大道。行(xíng形):走。這兩句大意是:仰望高山,走著大路。后地引用這兩句,多改變它的原義,引申為:像巍峨的高山一樣令人瞻仰崇敬,像康莊的大道一樣令人遵照著行走。多用于比喻德高望重的人或崇高的品德和美好的名聲。可供形容某些人具有崇高的德行或建立不朽的功業而令人景仲敬慕,也可用于稱頌某些德高望重、令人崇敬、值得效法的人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車奉》
    29.如月之恒,如日之升。

    《詩經·天保》。恒(gèng直):月上弦。遣兩句大意是:愿您像上弦的月亮那樣,越來越滿,越來越亮;愿您像初升的太陽那樣,禽升愈高,愈來愈明。這兩句原是給君王祝福的話,可用以比喻國家、政黨、領袖以及一切新生的事物蓬勃發展,健康成長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天保》
    30.夙興夜寐,灑掃廷內。

    《詩經·抑》。夙(sù素):早。廷:同“庭”,庭院,廳堂。這兩句大意是:早起晚睡,灑掃廳堂和室內。這兩句原是告誡統治者要早起晚睡,辛勤操勞,不要一味貪圖安逸,要嚴格要求自己,并給人民作出好的榜樣。現在可用來形容有些人非常勤快,常常干一些體力勞動;也可作為格言警句,教育青少年養成勤勞的生恬習慣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抑》
    31.巧言如簧,顏之厚矣。 周朝名言

    《詩經·巧言》。巧言:恭維、奉承人的花言巧語。簧:簧舌,樂器中用以振動發聲的彈性薄片。顏之厚:臉破厚,不知羞恥意。這兩句大意是:說起花言巧語來像吹奏笙簧一樣動聽,臉皮真厚啊!這兩句以“簧”比喻巧言雖花哨動聽,但卻虛偽無用,生動形象,十分貼切。多用來諷刺那些善于吹吹拍拍,阿諛諂媚的無恥之徒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巧言》
    32.寤寐無為,涕泗滂沱。

    《詩經·澤陂》。寤寐(wùmèi悟妹):寤,睡醒;寐,睡著。寤寐為偏義復詞,用寐義。無為:不成。為,成涕泗:眼淚鼻涕。滂沱:大雨。這兩句大意是:想他想得睡不著,眼淚如雨流成了河。這首詩寫一位女子在荷塘上遇見一位豐滿高大的美男子,默默地愛上了他。由于愛得深,愛得苦,致使徹夜失眠,悲苦的眼淚像大雨傾注,流淌成河。詩人以極度夸張的手法,把這位單相思的癡情女子描寫得很生動。~兩句可以合用,形容悲苦憂思,不能成寐,痛哭流涕;也可以分用:前句形容心事重重睡不著,后句形容哭得很痛,流淚很多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澤陂》
    33.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

    《詩經·碩人》。巧笑:輕巧美妙的微笑。倩(qiàn欠):笑靨,即笑時兩頰上顯露出來的酒窩。盼:眼珠黑白分明,轉動靈活。這兩句大意是:笑起來時雙頰現出迷人的酒窩兒啊,看東西時兩目波光流轉啊。這兩句寫美人顧盼多姿的情態,富有動感,顯得很有生氣,這恐怕是我國文學史上關于美人笑態的最早描寫吧。前人對這兩句詩贊賞備至,如清人孫聯奎說~兩句“直把個絕世美人活活請出來在書本上晃漾,千載而下,猶如親見其笑貌”(《詩品臆說》),可見其藝術魅力。可供引用形容女子顧盼微笑時之容顏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碩人》
    34.有美一人,清揚婉兮。 周朝名人名言

    《詩經·野有蔓草》。有美一人:有一美人的倒文。清揚:指人的眼睛明亮靈活,炯炯有神。婉:美麗。這兩句大意是:有一個美人,眼珠滴溜溜地轉動,長得真漂亮啊!這兩句可直接引用,描寫人的容貌美麗;也可學習這種抓住突出特征以顯示人物外貌的表現手法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野有蔓草》
    35.魚在在藻,依于其蒲。

    《詩經·魚藻》。藻:水草。蒲:水生植物,其莖葉可以制席。這兩句大意是:魚性喜愛藻、蒲,常常隱藏在水藻下面,依傍于蒲草之間。這是我國古代詩歌中最早寫到魚的篇什之一,寫的是魚的靜態,說明水中有藻、有蒲的地方,下面往往隱藏有魚。這兩句在原詩中有比喻之意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魚藻》
    36.蕭蕭馬鳴,悠悠旆旌。

    《詩經·車攻》。蕭蕭:馬長嘶聲。悠悠:這里指旌隨風飄動的樣子。旆旌(pèijīng佩京):泛指各種各樣的旗子。這兩句大意是:馬兒蕭蕭地長聲嘶叫,旌旗悠悠地隨風飄搖。這是一首記周宜王會合諸侯圍獵的古詩,詩中馬雄壯,車精工,人威武,旗眾多,圍獵的收獲十分豐富。這兩句專寫駕獵車的馬和招展的旗,從側面描寫這次圍獵場面的盛壯。在古詩詞中,馬往往與征戰、射獵結下不解之緣。以“蕭蕭”形容馬鳴,也由此詩開始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車攻》
    37.風雨如晦,雞鳴不已。 周朝名言

    《詩經·風雨》。晦:陰暗。已:停止。這兩句大意是:風雨凄凄,天色陰暗,雞鳴聲沒完沒了,叫得人心煩意亂。原詩以這兩句襯托女子盼望情人時的煩亂心情。同為雞鳴,在不同的場合下會給人帶來不同的感受:“雄雞一聲天下白”(李賀《致酒行》)令人感到歡暢豪邁;風雨交加中的雞鳴則另是一種況味。景物烘托的作用,在寫作時值得注意。這兩句詩后來在引用中被賦予了新意,可用來反映雄雞忠于職守,縱然“風雨如晦”,依舊按時報曉;也可引申以表現人民在反動統治下盼望光明的心情。“風雨如晦”還可單獨用來比喻一種不利的政治氣候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風雨》
    38.燕燕于飛,差池其羽。

    《詩經·燕燕》。燕燕:即燕子,疊名燕燕,有愛昵之意。于飛:即“飛”;于,動詞詞頭,沒有實義。差(cī疵)池:長短不齊。羽:指燕翅。這兩句大意是:成雙成對的燕子在空中前后飛翔,參差不齊地輕輕擺動著它的翅膀。這是我國古代詩歌中最早寫到燕子的詩篇之一,兩句在原詩中用以起興。后人常用“差池”形容燕飛,如南宋史達祖的《雙雙燕·春燕》寫道:“差池欲往,試入舊巢相并。”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燕燕》
    39.鴻雁于飛,肅肅其羽。

    《詩經·鴻雁》。鴻雁:兩種水鳥名,大曰鴻,小曰雁,連言之稱鴻雁。于:動詞詞頭,無實義。肅肅:羽聲。這兩句大意是:鴻雁高飛,羽翼發出肅肅的聲音。這兩句寫鴻雁遠飛,在原詩中用以起興,引起對遠出服勞役的征人的思念。雁善飛行,是候鳥,因時遷徒,來去有定候,加之《漢書·蘇武傳》稱以帛系雁足可以傳書,因此“鴻雁”、“雁足”、“雁帛”、“雁書”、“飛鴻”均可比喻為書信,經常在古代詩文中出現,成為著名的典故。如“鴻雁長飛光不度”(張若虛《春江花月夜》),“寸心憑雁足”(王僧孺《搗衣》),“江驛比來無雁帛”(柳貫《舟中睡起》),“還羞北海雁書遲”(王勃《采蓮曲》)等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鴻雁》
    40.蒹葭蒼蒼,白露為霜。 周朝名人名言

    《詩經·蒹葭》。蒹(jiān兼):沒有長穗的蘆葦。葭(jiā加):蘆葦。蒼蒼:茂盛的樣子。露:由于氣溫下降(仍高于0℃)而凝結于草、木、土、石等物體上的水珠。霜:氣溫降至O℃以下時,地面物體上凝結的白色冰晶。這兩句大意是:深秋已經來臨,水邊的蘆葦長得十分茂盛,葉上的白色露珠,已經凝結成霜晶。這是《詩經》中一首愛情詩的開頭兩句,通過冷落凄涼的景物描寫,烘托了愛情的悲劇氣氛。“白露為霜”是流傳最早的吟詠霜露的詩句,既是寫景,又標志著氣溫的進一步下降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蒹葭》
    41.習習谷風,以陰以雨。

    《詩經·谷風》。習習:微風聲。谷風:東風,或從山谷吹來的風。以陰以雨:等于說為陰為雨。這兩句大意是:東風輕輕地吹,天氣時陰時雨。《谷風》本是寫棄婦的詩,這兩句是以風雨起興,形容丈夫的暴怒。現在人們常以“習習”形容和煦的風聲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谷風》
    42.終溫且惠,淑慎其身。

    《詩·邶風·燕燕》淑慎:指女子和善恭慎。始終溫柔厚道且賢惠,立身淑良又謹慎。他告訴我要常常思暮先君,以此勉勵我這寡德之人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邶風·燕燕》
    43.嚶其鳴矣,求其友聲。 周朝名言

    《詩經·小雅·伐木》嚶:鳥鳴聲。鳥兒在嚶嚶地鳴叫,尋求同伴的應聲。比喻尋求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小雅·伐木》
    44.心之憂矣,其毒大苦。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》
    45.靡不有初,鮮克有終。

    《詩經·大雅·蕩》靡:無;初:開始;鮮:少;克:能。事情都有個開頭,但很少能到終了。多用以告誡人們為人做事要善始善終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大雅·蕩》
    46.夫妻好合,如鼓琴瑟。 周朝名人名言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》
    47.不愧于人,不畏于天。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》
    48.殷鑒不遠,在夏后之世。

    《詩經·蕩》。殷:殷朝。鑒鏡子。夏后:指夏末君主夏桀。這兩句大意是:殷人的明鏡離得不遠,就在暴君夏桀虐民亡國之時。夏桀暴虐無道,為商湯所滅。詩句告誡殷的后代應以夏檗的滅亡作為教訓,以免重蹈歷史的覆轍。現在“般鑒”巳成為可作鑒戒的前事的代名詞被廣泛引用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蕩》
    49.能不我慉,反以我為仇。 周朝名言

    《詩經·谷風》。能:通“寧”,乃。慉(xù蓄):愛好。能不我慉,即乃不我好。這兩句大意是:(我在你家勤勞如此)你仍不喜愛我,反把我當成仇人一樣看待。《詩經·谷風》和《氓》一樣是我國最早寫棄婦的詩篇。詩以第一人稱的寫法訴說故夫的無情和自己的癡情。~是這位婦女用今昔對比的口吻,訴說過去與丈夫共處患難,同遭生活困窮之苦;現在有了財產和安樂的生活,丈夫不但不喜歡我,反“以我為仇”,全不念及舊情了。現在可借以形容不念舊好,翻臉為仇的薄情寡義的人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谷風》
    50.君子于役,如之何勿思。

    《詩經·君子于役》。如之何:如何,怎么。這兩句大意是:丈夫服役離開家,叫我如何不想他?這兩句中,“如之何勿思”的反詰句要比運用敘述句表達感情的效果強烈得多。可用以描寫思婦對征夫的強烈懷念,還可學習運用反詁句式加強感情表達的寫作方法。

   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《詩經》 《詩經·君子于役》
    推廣內容
    猜你感興趣
    猜你喜歡
    老辦法 Copyright (C) 2009-2012 www.a8227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12013982號-1
    光棍影院手机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