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ddvto"><ol id="ddvto"></ol></code>
  • <dl id="ddvto"></dl>
    <var id="ddvto"></var>
    <acronym id="ddvto"><form id="ddvto"></form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ddvto"><form id="ddvto"><mark id="ddvto"></mark></form></acronym>
  • 分享到

    五代十國·南唐名言警句 歷史

    五代十國·南唐歷史:五代十國的十國之一,定都金陵,歷時39年,有先主李昪、中主李璟和后主李煜三位帝王。南唐一朝,最盛時幅員35州,大約地跨今江西全省及安徽、江蘇、福建和湖北、湖南等省的一部分。人口約500萬。南唐三世,經濟發達,文化繁榮,使得江淮地區在五代亂世中“比年豐稔,兵食有余”,為中國南方的經濟開發作出了重大貢獻。南唐也因此成為中國歷史上重要的政權之一。

    五代十國·南唐名人名言

    1.百草千花寒食路。 五代十國·南唐名言

    五代·南唐·馮延巳《鵲踏枝》[幾日行云]。寒食:節名,在清明前兩日。本句大意是:寒食前后,道路邊開滿了五顏六色的各種花草。本句在原詞中是以“百草千花”暗指妓女的,但就其字面來看,用以描寫春景也是佳句。

    五代南唐詞人,官至宰相 馮延巳 《鵲踏枝》
    2.不辭鏡里朱顏瘦。

    五代·南唐·馮延巳《鵲踏枝》[誰道閑情]。本句大意是:不顧鏡子里的紅顏日益消瘦。這里勾畫出一個借酒澆愁的詞人自我形象。原詞的上闋是:“誰道閑情拋棄久?每到春來,惆悵還依舊。日日花前常病酒,~。”詞人的面容本是紅潤的,整日醉酒,則必然要變得憔悴。然而,為了消愁,還是每天在花前“病酒”,眼見鏡子里自己的紅顏逐漸消瘦下去,也在所不顧。這句詞在原作中是表現思念意中人的惆悵情懷的,可以引申其意,用來表現人生中各種類型的苦悶情緒,或者表現為了實現某一目的而不辭辛勞的心情。

    五代南唐詞人,官至宰相 馮延巳 《鵲踏枝》
    3.簾外雨潺潺,春意闌珊。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煜《浪淘沙令》[簾外雨潺潺]。潺潺(chán蟬):雨聲。闌珊:指春光衰殘。這兩旬大意是:簾外雨聲潺潺,春光已經衰殘。這兩句寫被俘到汴京的李后主一夢醒來,聽到簾外潺潺的雨聲,想到春光殆盡,南唐江山已屬他人,倍增傷感。這里的“春意闌珊”既指氣象,也喻國事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浪淘沙令》
    4.風乍起,吹皺一池春水。 五代十國·南唐名人名言

    五代·南唐·馮延巳《謁金門》[風乍起]。乍:忽然。皺:皺折,指春風漾起的波紋。這兩句大意是:忽然拂過一陣春風,平靜的池水蕩出細細的波紋。這是一首描寫閨中女子無法排遣春愁,盼望所思念的人到來的詞。~語意雙關;春風不僅吹皺了池水,也吹動了女子的春心。詞句表面寫景,而情思自至,遂流傳千古。后人多用這兩句形容平靜的心境突然產生了波動;也用以說明一件新事物的出現打破了原來平靜的生活,引起了新的變化。

    五代南唐詞人,官至宰相 馮延巳 《謁金門》
    5.讀書與磨劍,旦夕但忘疲。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中《勉同志》。磨:磨練。但:只。這兩句大意是:讀書學習與習武練劍,從早到晚只是樂此不疲。學文練武是封建士大夫為求取功名而必須具備的基本功。此種追求以唐代為最,故此語出自唐人之口非常自然。“旦夕但忘疲”一句,洋溢著一種自信、滿足的欣喜,反映出唐代尚文習武以求取功名的時代風尚。讀書、習武本是十分緊張的事,而詩句寫得輕松、通脫,反映出一種積極用世的思想,充滿著熱情的精神力量。

    五代南唐詩人 李中 《勉同志》
    6.好是紅霜葉,紅于帶露花。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中《江村晚秋作》。好是:最可喜的是。這兩句大意是:最可喜的是那經白霜染成的紅葉,比帶著露水珠的鮮花還要紅艷。“好是”為唐人詩中的習慣用語,如韓翃《送客水路歸陜》中即有“好是吾賢佳賞地”的句子。這里詩人說楓樹的紅葉最為喜人,那沾著白霜的紅葉,飛白流丹相映成趣,它比帶著露珠兒的春花還要紅艷迷人。詩句的對比映襯手法運用得很自然,與杜牧所寫時“霜葉紅于二月花”有異曲同工之效。

    五代南唐詩人 李中 《江村晚秋作》
    7.斜陽浮遠水,歸鳥下疏林。 五代十國·南唐名言

    南唐·李中《江南重會友人》。這兩句大意是:斜陽浮于遠處的水面上,歸鳥飛入稀琉的樹林中。傍晚,日正下落,鳥正歸林。詩人描寫夕陽下落的景象,以“浮遠水”狀其將落而未落之態,一個“浮”字,設想新奇。而一個“下”字,又將歸鳥自空中陣落的情景寫得樸實而逼真。可用來描寫傍晚景色。

    五代南唐詩人 李中 《江南重會友人》
    8.乾坤一夕雨,草木萬方春。五代南唐詩人 李中
    9.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間。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煜《浪淘沙令》[簾外雨潺潺]。這兩句大意是:好像落花隨著流水飄蕩一樣,那象征美好生活的春光一去不復返,一在天上,一在人間,永遠無法再得到了。這幾句表現李煜江山易主的愁恨和故國難回的痛苦心情。作者連用“流水”不復返,“落花”不回枝,“春去”不再來,比喻歡樂的一去永不復返;并用“天上人間”比喻昔日帝王生活和今日階下囚生活的天壤差別。而在“流水落花”一句的后面里加上一個濃重的感嘆詞“也”,把他的悔恨、悲愁、痛苦的感情表現得淋漓盡致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浪淘沙令》
    10.夢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貪歡。 五代十國·南唐名人名言

    見南唐·李煜《浪淘沙令》[簾外雨潺潺]。一晌(shǎng賞):片刻。這;兩句大意是:只有在睡夢里才忘掉了自已身為俘虜,仍像以前當皇帝時那樣,貪婪地享受了片刻的歡娛。李煜原為南唐后主,國亡后被俘入汴京,被封以帶侮辱性的“違命侯”,過著以眼淚洗面的囚徒生活。“夢里不知身是客”,說明他在現實生活中是“客”,即身為俘虜,沒有自由;只有在睡夢里才能夠解脫片刻,“一晌貪歡”,而現實中毫無歡樂可言。“一晌”極言夢境之短,歡樂難得,因此作者用了一個“貪”字。這樣,就把夢境與現實作了鮮明的對照,更襯托出作者在現實生活中的凄苦。但夢總歸是夢,做夢總有醒來的時候,當夢境消失,詩人又回到現實生活中來的時候,他定會感受到加倍的酸楚與痛苦,悵恨無窮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浪淘沙令》
    11.一行珠簾閑不卷,終日誰來。

    見南唐·李煜《浪淘沙》[往事只堪哀]。這兩句大意是:珠簾終日不卷,成天有誰到來!本詞寫李煜被俘后在汴京懷念南唐的一種哀痛心情。上片為:“往事只堪哀,對景難排。秋風庭院蘚侵階。~。”李煜被軟禁后,不能與外人接觸,因此苔蘚侵階,珠簾不卷,無誰告語,~二句以珠簾閑垂不卷,說明無人出入,婉轉地寫出被監禁的孤獨、苦悶和令人難堪的生活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浪淘沙》
    12.離恨恰如春草,更行更遠還生。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煜《清平樂》[別來春半]。這兩句大意是:離恨宛如綿綿無盡的春草,伴隨著行人的腳步遠去,走到哪里生到哪里。春草是客觀的物象,它連綿不絕,到處叢生,恰如詞人無邊的離恨,因此又成了詞人的心象。詞人外體物情,內抒心象,情景變融,虛實合一,以新奇的比喻極為生動地抒寫了心中的離愁別恨,不僅寫別情可作參考,這種別致的抒情方法更值得學習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清平樂》
    13.車如流水馬如龍,花月正春風。 五代十國·南唐名言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煜《望江南》[多少恨]。這兩句大意是:車隊屬連前進,如同流水,駿馬前后馳騁,仿佛游龍。上林苑中,到處是花明月朗,春風蕩漾的大好風光。作者本是南唐國主,國破后被宋太祖趙匡胤囚于汴京。這兩句是作者在夢中回憶當年南唐盛日,自己率領隨從春游上林苑的情景。原作主要是通過對往日歡樂生活的回憶,來襯托現時作為階下囚的屈辱,表達亡國之痛。后世常不用其原義,而引用前一句形容熱鬧的場景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望江南》
    14.青鳥不傳云外信,丁香空結雨中愁。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璟《攤破浣溪沙》[手卷真珠]。鳥:喻傳遞信息的使者。丁香:一名雞舌香,丁香結即丁香的花蕾。這兩句大意是:不見青鳥傳送遠在天涯的親人的音信,惟見春雨中丁香空結的花蕾,令人愁悵。這首詩寫思婦的傷春恨別之情。~兩句一寫魚沉雁杳,遠人不歸;一寫雨打丁香,空自悲愁。那雨中時丁香結無疑就是思婦心中的幽怨“結”,“雨中愁”不過是思婦心中愁的外現而已。

    南唐第二個皇帝,其子李煜 李璟 《攤破浣溪沙》
    15.浪花有意千里雪,桃李無言一隊春。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煜《漁父》[浪花有意]。這兩句大意是:浪花故意上下翻滾,潔白如雪,一望千里;岸邊桃李成行,雖是默默無言,卻紛紛涂白抹紅,競相為新春添色。原詞為:“~。一壺酒,一竿身,快活如儂有幾人”,意在抒寫漁夫無拘無束的生活。此二句寫垂釣時所見的景致,前句寫得氣勢豪邁,后句寫得嫵媚多情,風格不同,各臻其美。可用以描寫水邊春景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漁父》
    16.星河漸沒行人動,歷歷林梢百舌聲。 五代十國·南唐名人名言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中《春曉》。星河:銀河。歷歷:分明可數。百舌:一種善鳴的鳥,其聲多變化,故稱“百舌”。這兩句大意是:天上銀河漸漸隱沒,地上已有行人走動;歷歷可見的樹林梢頭,傳來百舌的啼鳴聲。作者從視覺和聽覺兩個方面描寫春曉,令人親切可感。可用來描寫黎明。

    五代南唐詩人 李中 《春曉》
    17.菡萏香銷翠葉殘,西風愁起綠波間。

    南唐·李璟《浣溪沙》[菡萏香銷]。菡萏(hàndàn旱旦):荷花的別名。這兩句大意是:荷花凋謝后清香已經消失,翠綠的荷葉也殘破了,西風在綠波間吹動時因同情它的凋殘而愁苦起來。這兩句從人的感受寫景物的變化,仿佛菡萏、西風俱有人情。除了可以直接引用這兩句表現夏束末秋初的景色外,這種托物寄興、賦情于物的表現手法,也值得學習,它往往可以使感情的抒發更曲折,更委婉,更含蓄,因而更富有詩意。

    南唐第二個皇帝,其子李煜 李璟 《浣溪沙》
    18.尋春須是先春早,看花莫待花枝老。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
    19.雪爪星眸世所稀,摩天專待振毛衣。 五代十國·南唐名言

    南唐·高越《詠鷹》。星眸:眸子如星光。摩天:擦著天空,形容飛得極高。這兩句大意是:爪子白如雪,眸子亮似星,英姿雄風,世所稀見;它伺機待時,振羽欲飛,不飛則已,一飛摩天。兩句詩把雄鷹的形與神都描繪出來,可用于寫鷹,也可用來比喻待時而動,大有作為的人。

    南唐文人 高越 《詠鷹》
    20.清露滴時玫翹蘚徑,白云開處唳松風。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中《鶴》。翹:舉起,抬起,此處寫仙鶴翹起翅膀。唳(lì立):鳥類的鳴叫聲,此指鶴鳴。這兩句大意是:在清露下滴的時候,在長滿苔蘚的小徑上,仙鶴正抖動著翅膀;在白云散開的地方,在刮著清風的松林里,它正在高亢地鳴喝。作者以“清露”、“白云”、“蘚徑”、“松風”這樣一些景物進行襯托,突出了環境的清幽和仙鶴的高雅,將振翅長鳴的白鶴,寫得歷歷可見。

    五代南唐詩人 李中 《鶴》
    21.問君能有幾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煜《虞美人》[春花秋月]。這兩句大意是:倘若要問有多少愁苦?恰恰像一江春水無窮無盡地向東流去。以水喻愁者很多,而李煜此句最為有名。原因是“一江春水向東流”并非一般地喻愁,它形象地表達了李煜的愁之滿、之深、之廣、之長,滔滔不絕,不舍晝夜。而這“一江”是李煜故國金陵旁邊的長江,以長江比愁,包含著他懷念故國的深情在內。它首先表現了李煜個人的愁苦,同時也反映了所有具有亡國之痛的人的愁苦。因這兩句形象生動,意蘊豐富,概括性強,所以歷代傳誦,至今仍被人們引用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虞美人》
    22.憑闌半日獨無言,依舊竹聲新月似當年。 五代十國·南唐名人名言

    見五代:南唐·李煜《虞美人》[風回小院]。這兩句大意是:憑闌賞春,無情無緒,獨自半日無言語。雖然竹聲新月一如當年,缺少的卻是當年賞月時的處境和心緒。這是一首面對春景抒寫愁思的詞。說賞月而“獨無言”者,包含有無誰共語和不堪占說的痛苦心情;說“似當年”者,便顯得當年面對同樣的景物時是如何歡樂,如何值得留戀,也顯示出此時“獨無言”的痛苦心情是在苦樂懸殊的對比中產生出來的。這樣的寫法既概括,又精煉,值得吟詠玩味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虞美人》
    23.獨自莫憑攔,無限江山,別時容易見時難。

    南唐·李煜《浪淘沙令》[簾外雨潺潺]。這幾句大意是:不要獨自去憑欄遠望,故國的無限江山令人心傷。離別的時候那樣容易,想再見卻是如此困難!李煜本為南唐國主,過著豪奢的帝王生活。開寶七年,宋破金陵,他倉皇辭廟,被押北上,成為亡國之君,想再回到金陵已是不可能的事了,故吐出這無可奈何的苦語,抒發了無限的辛酸和悔恨。此句雖為李煜懷念故國之作,但它以精辟的語言道出人類共有的對離別的惆悵,因而能引起讀者對離愁別恨的共鳴,收到了異乎尋常的藝術效果。可用以抒發離別的痛苦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浪淘沙令》
    24.六曲闌干偎碧樹,楊柳風輕,展盡黃金縷。

    五代·南唐·馮延巳《蝶戀花》[六曲闌干]。偎:緊貼著,挨著。這幾句大意是:碧綠的楊柳依偎著曲曲折折的欄桿,在輕柔的小風中舒展著黃金般的柳絲。小小庭院,六曲闌干,輕風習習,楊柳依依,構成精新美麗的畫面。這幅畫圖中的“楊柳”尤為可受動人,“偎”和“展”兩個動詞極為有情。可用來描寫庭院中的楊柳。

    五代南唐詞人,官至宰相 馮延巳 《蝶戀花》
    25.誰道閑情拋棄久?每到春來,惆悵還依舊。 五代十國·南唐名言

    五代·南唐·馮延巳《鵲踏枝》[誰道閑情]。閑情:指那種不知所來而又莫可名狀,令人愁苦而又無法擺脫的情緒。惆帳:指內心恍有所失又恍有所求的哪種迷惘而又無可奈何的情意。這幾句大意是:誰說那閑情早已拋卻了呢?每逢春天到來,惆悵哀愁依然像過去一樣縈繞在心頭。這幾句寫出馮延巳所特有的一種莫名而永存的愁怨惆悵的感情,這種無法擺脫的閑愁到春末尤為難捱。它很能代表馮延巳的鮮明個性和他詞作的特色。

    五代南唐詞人,官至宰相 馮延巳 《鵲踏枝》
    26.晚涼天凈月華開,想得玉樓瑤殿影,空照秦淮。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煜《浪淘沙》[往事只堪哀]。秦淮:即南京秦淮河,原屬南唐。河中有畫舫游艇,河岸有歌樓舞館,為金陵勝地。這幾句大意是:晚風送涼,天清月白,想那秦淮河畔的樓殿,如今只有月光空照,白白地把倒影投入河內。這是李煜亡國入宋后懷念故國而寫的詞。通過對月下秦淮河景物的回想,表現了思鄉懷國的哀痛心情。特別是末句那個“空”字,把物是人非,不堪回首,對故國美景無限眷戀但已不得再見的無可奈何的感情,十分隱曲地表現出來,用字之妙,大可玩味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浪淘沙》
    27.無言獨上西樓,月如釣,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。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煜《相見歡》[無言獨上]。這幾句大意是:默默無言地獨自登上西樓,空中眉月如約。在那深深的庭院里,閉鎖著寂寞的梧桐,凄清的秋色。這首詞是李煜囚居汴京時的作品,~是詞的上闕。“無言”,寫自己滿腹心事、無限哀愁,無法說,不敢說,也無處可說。“獨上”,說明自己已失去了帝王的地位,孑然獨處,無人侍奉。“西摟”,軟禁之所,已非昔日的“風閣龍樓”。“月如鉤”,寫登樓仰望所見,一彎眉月在后主眼里恰似一把鉤子,鉤起他無限的心事:鉤月殘缺不全,正像自己國破家亡,不得團圓的身世,月亮園缺盈虧各有其時,鉤月尚可復園,南唐的江山卻承無復原之日了;天邊鉤月能在空中自由運行,而自己遭軟禁,受監視,已失去了行動的自由,連鉤月也不如……從西樓往下看,夜色秋氣籠罩著栽滿梧桐的寂靜的院落。“寂寞”寫環境的冷清、寂靜;“梧桐”是令人生愁的景物;“深院”言門關重重,形若囹圄;“清秋”寫秋色、秋氣凄清蕭瑟,況又被“深園”“鎖”了起來,更令人生愁。這幾句用環境、景物烘托人物的感情,字面上雖無一言言愁,卻句句含愁,字字含愁,烘托出濃重的悲愁氣氛,反映了亡國之君李煜的切身感受和無可解脫的愁苦。前人評曰:“此詞最凄惋,所謂‘亡國之音哀以思’也。”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相見歡》
    28.林花謝了春紅,太匆匆,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。 五代十國·南唐名人名言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煜《相見歡》[林花謝了]。這幾句大意是:林花謝了,春紅褪了,春歸太匆匆!令人感到無奈的,是那催春的朝雨,晚間的寒風。《相見歡》[林花謝了]為詞人后期代表作之一。作品通過描繪春殘花謝的自然景象,抒發人生失意的無限惆悵。首句寫出春殘花謝、落紅滿地的衰敗景象,令人惋惜傷懷。“太匆匆”三字,使本來已經頗為濃重的惜春之情表現得更加強烈。最后一句揭示了春歸的必然原因:朝來寒雨,晚來急風,朝朝暮暮對百花橫施淫威,百花焉能不凋零,春光焉能不匆匆歸去?可以此幾句抒發惜春之情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相見歡》
    29.剪不斷,理還亂,是離愁,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。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煜《相見歡》[無言獨上]。這幾句大意是:思愁像悠悠流水,像一團亂麻,欲剪不斷,越理越亂,這是非同一般的離愁,另有一番滋味在心頭。用流水、亂麻作比喻,使看不見摸不著的“愁”具有立體感和可視性。這樣化無形的思維活動為有形的可感物質,雖然具體,形象,但后主“離愁”的況味,仍不能為一般人們所感卸,因為它非同尋常的游子思鄉,思婦懷遠的離愁,而是辭鄉、別親、國破、家亡、與失去的一切永無相會之日的離愁,它不可名狀也無法言傳,別是一番滋味任自日品嘗。后主把自己真實的感情,深切的體會,用新奇的手法抒寫出來,成為千古傳誦的佳句。現在人們還用“剪不斷,理還亂”形容繁亂難理的愁緒,用“別是一番滋味“形榮那種不同一般而又無法名狀的感覺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相見歡》
    30.云一緺,玉一梭,澹澹衫兒薄薄羅,輕顰雙黛螺。

    五代、南唐·李煜《長相思》[云一縜]。云:比喻女子鬢發。一緺(wō窩):指一束盤結的發髻。玉:指女子頭上插戴的玉簪。澹澹(dàn淡):水波動蕩的樣子,此處形容衫兒像水波一樣輕輕舒卷。顰(pín頻):皺眉。黛螺:古代婦女用以畫眉的青黑色顏料,引申為女子眉毛的代稱。這幾句大意是:如云的鬢發在頭上盤結成一束,一支梭子般的玉簪插戴在髻上,身上穿著輕輕舒卷的衫兒薄薄的羅裙,青黑色的雙眉微微地蹙著。作者從人物外貌和服飾著筆,描摹她可愛而又略帶愁容的形象。可用來描寫年輕女子的外貌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長相思》
    31.船上管弦江面綠,滿城飛絮滾輕塵,忙殺看花人。 五代十國·南唐名言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煜《望江南》[閑夢遠)。這幾句大意是:游船在碧綠的江面上滑行,船上飄出悠揚的管弦聲;柳綿滿城飛舞,車水馬龍揚起輕塵,忙壞了游春賞花的人。詞句描繪出南國春景:綠波蕩漾,繁花似錦,飛絮撲面,輕塵滾滾。前兩句為寫景之筆,而景中有人:人在船上賞春,樂聲應和,其樂融融;人在城內觀花,足踏塵起,熙熙攘攘。這就逼出了結句“忙殺看花人“。這一句正面寫人,而南國百花盛開,姹紫嫣紅之狀可見,這種情景交融、物我一體的藝術手法,值得學習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望江南》
    32.千里江山寒色遠,蘆花深處泊孤舟,笛在月明樓。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煜《望江南》[閑夢遠],這幾句大意是:千里江山充滿了寒涼的秋色,蘆花深處停泊著一葉孤舟,幽怨的笛聲在明月之夜從樓頭傳出。孝煜抓住幾個最有代表性的事物,對南國的清秋景色進行了細致的刻畫,有山有水,有聲有色,有月有花,有人有舟。這是他囚居汴京時對故國風光的追憶,字里行間流露出凄涼的心境。選取最典型、最富特征性的衷西來寫景,就能收到以步勝多、以局部見全貌的藝術效果。寓情于景的筆法,也值得學習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望江南》
    33.潛來珠瑣動,驚覺陰屏夢,臉慢笑盈盈,相看無限情。

    見五代·南唐·李煜《菩薩蠻》〔蓬萊院閉〕。潛來:偷偷地來。珠瑣:用珠子做的以環相勾連的環瑣,為身上佩帶的飾物。銀屏:白色而有光澤的屏風。臉慢:即“慢臉”。意為嬌美的面龐。.“慢”,“曼”的借字。這幾句大意是:偷偷地走進房來,身上環瑣的響動驚醒了銀屏后的睡夢,她嬌萎美的面龐上笑意盈盈,脈脈相視含著無限深情。這是寫一位男子與一位女子幽會的情景,他輕輕地走進女子所居的臥室,不意珠瑣的響聲驚醒了屏風后正在晝寢的女子.她(他)們笑盈盈地相視著,沉醉在溫馨纏綿,無限深情的愛戀之中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菩薩蠻》
    34.花明月暗籠輕露,今宵好向郎邊去,刬襪步香階,手提金縷鞋。 五代十國·南唐名人名言

    五代·南唐·李煜《菩薩蠻》〔花明月暗〕。刬(chǎn)襪:以襪著地。金縷鞋:用金線繡的繡花鞋。這幾句大意是:在鮮花盛開,淡月朦朧,輕霧迷蒙的良宵,正好去和情郎幽會,手提著繡鞋,雙襪踏著香階,偷偷地向他那邊走去。這是描寫一個女子偷偷地去和她的情人幽會的情景。詞人先描寫一個花明月暗,朦腺朧朧,若隱若現的境界,繼而生動細致地塑造一個手提繡鞋,雙襪著地,神情慌張,躡手躡腳地朝情人住處潛去的女子形象。下面接著寫:“畫堂南畔見,一向偎人顫。奴為出來難,教君姿意憐。”她初見情人時的片刻還面帶羞怯,心有余悸,緊偎著意中人微微地發抖,然后就向心愛的人表白自己火熱的愛情。寫男女幽會大膽、直率,已成膾炙人口的名作,它已沖破抒情小詞的界域而兼有戲劇、小說的情節和趣味了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菩薩蠻》
    35.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。小樓昨夜又東風,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。

    南唐·李煜《虞美人》[春花秋月]。了(1iǎo):了結,終結。這兩句大意是:春花秋月何時才能不再照臨人間?一見到這良辰美景,多少往事把我的身心熬煎!李煜是南唐的最后一個君主,亡國后被囚禁在宋都汴京。從人君到四徒,這是多么大的變化!時李煜來說,這種痛苦是難以忍受的,他不僅過著“日日以眼淚洗面”的生活,而且留下了許多血淚凝成的詞章,這首《虞美人》就是其中之一。春花秋月本來是賞心悅目的,可是它卻勾起了李煜對歡樂往事的許多回憶。當年他在花月春風之夜與大臣、嫉妃同游上苑,‘車如流水馬如龍”(見《望江南》),何等氣派,何等愜意!而現在獨處囚室,思前想后,怎不心如刀絞!因此他詛咒這勾起他回憶的“春花秋月”,希望它永遠不再照臨人間。這兩句本是抒寫李煜的亡國之痛,可它帶有很強的藝術概括力和藝術感染力,很能引起失意人的共鳴,千百年來侍誦不衰。

    南唐第三任國君,后亡國被俘,被宋太宗毒殺 李煜 《虞美人》
    推廣內容
    猜你感興趣
    猜你喜歡
    老辦法 Copyright (C) 2009-2012 www.a8227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12013982號-1
    光棍影院手机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