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ddvto"><ol id="ddvto"></ol></code>
  • <dl id="ddvto"></dl>
    <var id="ddvto"></var>
    <acronym id="ddvto"><form id="ddvto"></form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ddvto"><form id="ddvto"><mark id="ddvto"></mark></form></acronym>
  • 分享到

    南北朝·南朝·齊名言警句 歷史

    南北朝·南朝·齊歷史:(479年-502年)公元479年,宋禁軍首領蕭道成發動政變,滅宋建齊,是為齊武帝。這是南朝的第二個朝代,國都建康。

    南北朝·南朝·齊名人名言

    1.衰為盛之終,盛為衰之始。 南北朝·南朝·齊名言

    南朝·齊·張融《白日歌·序》.這兩句大意是:衰敗是興旺的終結,興旺是衰敗的開始。由于事物矛盾的雙方處于不斷的運動變化之中,在一定條件下,它們會向各自相反的方面轉化。盛與衰相反相成,衰敗是極盛的終結,極盛又是衰敗的開始,往復轉化,以至無窮。可用以說明矛盾轉化的哲理,也可用于對世人的告誡。

    南朝齊文學家、書法家 張融 《白日歌·序》
    2.大江流日夜,客心悲未央。

    南朝·齊·謝朓《暫使下都夜發新林至京邑贈西府同僚》。未央:未盡。這兩句大意是:滔滔長江,滾滾東流,一瀉千里,日夜不息,羈旅之人的思情愁緒,猶如長江水,綿綿無絕期。此名句寫思鄉。上句以“流日夜”起興,寫出長江浩茫之勢,引出下一句“悲未央”,使二者交融為一,表現詩人落拓之情。這兩句景語中見情致,情語中現景色,思鄉惆悵之情在滔滔茫茫的動勢中流出,意境蒼茫渾厚,詩風流麗清新,達到了情景交融的藝術境界,成為千古傳誦的名句。這種寓情于景的寫法可為今天寫作時借鑒。

    南朝齊詩人 謝朓 《暫使下都夜發新林至京邑贈西府同僚》
    3.天際識歸舟,云中辨江樹。

    南朝·齊·謝朓《之宣城郡出新林浦向板橋》。之:到。天際:天邊。歸舟:指駛向京都的船。江樹:指京都方向江岸的樹影。這兩句大意是:離開京城,越行越遠,從天邊云中回首遠眺,看到的是回京的船只和江岸的樹影。通過對這種開闊而迷茫的景物的描寫,表達了作者對京邑的依戀之情。可用于抒寫旅愁。

    南朝齊詩人 謝朓 《之宣城郡出新林浦向板橋》
    4.白日麗飛甍,參差皆可見。 南北朝·南朝·齊名人名言

    南朝·齊·謝朓《晚登三山還望京邑》。京邑:京城。麗:作動詞用,指日光照耀京都建筑,使之色彩絢爛。飛甍(méng萌):形容屋脊兩檐如飛翼。甍,屋脊。參差(cēncī):上下不齊的樣子。這兩句大意是:日光照耀著京城的建筑,光彩奪目,屋脊兩檐如飛鳥一樣,參差錯落。本詩寫作者離開京城后,傍晚登上三山回望京城時所見到的景象。在詩人的眼中,南京城披上了晚霞,大大小小的樓臺宮殿櫛比鱗次,參差不齊,色彩絢麗,耀眼奪目。那一個個飛檐挑角,猶如巨鳥張開雙翼,展翅欲飛,使人眼花繚亂,浮想聯翩。在描寫登高遠望,俯覽城市或宮殿建筑時,均可化用此條。

    南朝齊詩人 謝朓 《晚登三山還望京邑》
    5.風斷陰山樹,霧失交河城。

    南朝·粱·范云《效古詩》。陰山:今黃河河套以北,大漠以南山脈的通稱。交河:在今新疆吐魯番西北。這兩句大意是:風卷黃沙蒙蒙一片,陰山山脈的樹木被風沙折斷;大霧彌漫,不辨東西,邊城交河也消失在茫茫濃霧之中。寫西北邊塞風光可以引用。

    南朝文學家 范云 《效古詩》
    6.江南佳麗地,金陵帝王州。

    南朝·齊·謝朓《隨王鼓吹曲·入朝曲》。江:長江。佳麗地:指土壤肥沃、景物美好。金陵:今江蘇南京古稱金陵。三國時東吳及南朝劉宋、蕭齊均建都于此,相傳此地有“帝王之氣”。這兩句大意是:江南是土地肥沃、景物美好的地方,金陵是歷代王朝建都的名城。詩句盛贊江南景色的秀美佳麗、地靈人杰,歌頌金陵自古為都城之地,極言其物阜人和,一派升平的氣象。原詩是作者為歌贊盛世而作。可用來描寫江南地富景麗、秀美迷人的景色和南京古城的繁榮富足、久負盛名,也可用來贊頌太平盛世。

    南朝齊詩人 謝朓 《隨王鼓吹曲·入朝曲》
    7.林斷山更續,潮盡江復開。 南北朝·南朝·齊名言

    南朝·齊·王融《江皋曲》。這兩句大意是:茂密樹林的盡頭,有連亙的青山接續,走到沙洲的盡頭,江面而又開闊起來。此條上句寫山連樹,樹連山,青山不斷;下句寫江水時而窄,時而寬,變化多端。兩句山水呼應,給人以瞬息萬變,眼界開闊的新鮮感受,這種林斷山續,洲盡江開的描寫,可用于山水游記或散文中表現類似的景色。

    南朝齊文學家 王融 《江皋曲》
    8.余霞散成綺,澄江靜如練。

    南朝·齊·謝朓《晚登三山還望京邑》。綺:有花紋的絲織品。澄江:清澈的江水。練:白色的熟絹。這兩句大意是:傍晚的彩霞,散開來成了美麗的綺羅;清澈的江水,靜靜地就像雪白的絲絹。這兩句詩色調明麗,比喻新奇,構成一幅美麗的圖畫,把夕陽西下時江天之間的秀色佳氣描繪得極為生動。后來,李白在《金陵城西樓月下吟》中贊嘆道:“月下沈吟久不歸,古來相接眼中稀。解道‘澄江靜如練’,令人長憶謝玄暉(謝朓字玄暉)。”此名句可用來描寫春江傍晚景色。

    南朝齊詩人 謝朓 《晚登三山還望京邑》
    9.草雜今古色,巖留冬夏霜。

    南朝·齊·孔稚珪《旦發青林》。兩句大意是:野草叢生,夾雜著新舊顏色,山巖里留著從冬到夏的寒霜。兩句詩是寫作者于高山密林中所見到的景象。古今草色相雜,說明這里人跡罕至;冬夏霜雪相因,說明這里地勢高峻。詩人為了突出人少和山高這兩個特點,在描寫角度的選擇上是有獨到之處的。“雜”和“留”兩個動詞也用得非常出色。可用來形容地勢高、人煙少的深山老林。

    南朝齊駢文家 孔稚珪 《旦發青林》
    10.葉低知露密,崖斷識云重。 南北朝·南朝·齊名人名言

    南朝·齊·謝朓《移病還園示親屬》。這兩句大意是:見綠葉低垂知是夜露密集所致,望山崖遮斷知是濃云積聚形成。寫露、寫云,卻從葉低、崖斷寫起,寫作上叫烘托手法。寫云起露生的景象,可參考此詩句的構思方法。

    南朝齊詩人 謝朓 《移病還園示親屬》
    11.日華川上動,風光草際浮。

    南朝·齊·謝朓《和徐都曹出新亭渚》。日華:太陽的光影。風光:“光風”的倒文,指雨后草葉清潔,日光照射如有光澤。這兩句大意是:日光在江面上閃動,微風吹來,草上也浮動著它的光澤。詩句描繪出一幅雨后江渚陽光閃耀,草清氣爽的迷人景色。一“動”一“浮”,相互輝映,使江渚仿佛成了光的世界。這兩句可用來描寫江河岸渚雨后的秀麗風光。

    南朝齊詩人 謝朓 《和徐都曹出新亭渚》
    12.草低金城露,木下玉門風。

    南朝·梁·范云《別詩》。草低:指衰草枯萎低垂。金城:古郡名,在今甘肅榆中與青海西寧之間。木下:樹葉凋零下落。玉門:在今甘肅敦煌西。這兩句大意是:金城的寒露和玉門的秋風,凋謝了邊地的草木。這兩句可用來形容西北邊地的秋色。

    南朝文學家 范云 《別詩》
    13.魚戲新荷動,鳥散余花落。 南北朝·南朝·齊名言

    南朝·齊·謝朓《游東田》。這兩句大意是:魚兒在荷塘里嬉戲,觸及亭亭新荷微微顫動;鳥兒從花枝上散去,抖動枝上殘花紛紛落下。魚在水中戲。荷在水上動,水面還泛起輕輕的漣漪;鳥往天上飛,花往地下落,花香四溢,整個畫面都含著動意。描寫暮春美景可以借鑒。

    南朝齊詩人 謝朓 《游東田》
    14.喧鳥覆春洲,雜英滿芳甸。

    南朝·齊·謝朓《晚登三山還望京邑》。喧鳥:鳴聲喧鬧的鳥群。覆:遮蓋,這里是落滿意。洲:水中的小塊陸地。雜英:雜花。芳甸:芳香的郊野。這兩句大意是:喧鬧的鳥群,落滿了春意盎然的小洲;五顏六色的鮮花,開遍了散發著芬芳氣息的郊野。詩人以明快的語言,從動與靜、聲與色幾個方面表現江郊充滿蓬勃生機的旖旎春光,成為千古流傳的名句。這兩句不僅可以直接引用,描寫渚邊江畔絢麗的春色,而且可以幫助我們開闊思路,在寫作時注意從不同角度多層次、多色彩地描繪特定景物。

    南朝齊詩人 謝朓 《晚登三山還望京邑》
    15.欲知憂能老,為視鏡中絲。

    南朝·梁·范云《有所思》絲:發絲,頭發。從鏡中看一下自己的頭發,就知道多憂摧人老的道理。

    南朝文學家 范云 《有所思》
    16.世無難知之病,惟有不善之醫。 南北朝·南朝·齊名人名言南朝宋國人 醫術高明 褚澄
    17.焚芰制而裂荷衣,抗塵容而走俗狀。

    北朝·齊·孔稚珪《北山移文》。黃(Ji技)制:與“荷衣”相同。都是用芰荷制作的隱士穿的衣服。芰荷是出水的荷,指荷葉或荷花。抗:高舉。走:馳聘。抗與走都有張揚顯露的意思。逮兩旬大崽是;撕裂并燒毀用芰荷制作的隱士衣裳,臉上顯露出鄙陋的笑容,奔走馳趨捶出俗不可耐的情狀。《北山移文》假托北山神靈譴責假隱士周颙(yong),辛辣地諷刺了身在林泉,心在朝廷的偽君子。~兩句寫周顛平時穿“芰制”披“荷衣”,裝腔作勢,擺出天下第一高人的樣子;一旦聽到皇帝征召,馬上撕去偽裝,露出一幅俗不可耐的丑態。此名句可甩以形容借隱居而養名待時的偽君子的丑惡嘴臉。

    南朝齊駢文家 孔稚珪 《北山移文》
    推廣內容
    猜你感興趣
    猜你喜歡
    老辦法 Copyright (C) 2009-2012 www.a8227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12013982號-1
    光棍影院手机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