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ddvto"><ol id="ddvto"></ol></code>
  • <dl id="ddvto"></dl>
    <var id="ddvto"></var>
    <acronym id="ddvto"><form id="ddvto"></form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ddvto"><form id="ddvto"><mark id="ddvto"></mark></form></acronym>
  • 分享到

    南北朝名言警句 歷史

    南北朝歷史:(公元420年—公元589年)是中國歷史上的一段分裂時期,由公元420年劉裕篡東晉建立南朝宋開始,至公元589年隋滅南朝陳為止。該時期上承東晉、五胡十六國,下接隋朝,南北兩勢雖然各有朝代更迭,但長期維持對峙,所以稱為南北朝。南朝(公元420年—公元589年)包含宋、齊、梁、陳四朝;北朝(公元439年—公元589年)則包含北魏、東魏、西魏、北齊和北周五朝。

    南北朝名人名言

    1.掩目捕雀。 南北朝名言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何進傳》引諺語。掩:遮,捂。本句大意是:捂住自己的眼睛去捕麻雀。~和“掩耳盜鈴”意思相同,說的是捉麻雀的人怕麻雀看見而飛走,連忙捂住自己的服睛;偷竊別人大鐘的人,怕鐘聲響起來人家聽見,急忙捂住自己的耳朵。這兩個成語生動地諷刺了那種自己欺騙自己的人的愚蠢行動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何進傳》
    2.為情而造文。

    南朝·粱·劉勰《文心雕龍·情采》。造文:作文。本句大意是:為了抒發思想感情才去寫詩作文,這句以簡潔的語言,說出了“情”與“文”的正確關系。人們先有了某種感觸、認識,然后再去寫詩作文,用語言文字表達出來,這樣“~”的作品才能打動人心。如果反過來“為文而造情”,或為文而造文,那么寫出來的作品矯揉造作,無病呻吟,必然蒼白無力。清人袁枚《隨園詩話補遺》卷七:“文以情生,未有無情而有文者”.說的也是這個意思。~可供引用強調真情實感對于文學創作的重要性。

    南北朝文學理論家 劉勰 《文心雕龍·情采》
    3.疾風知勁草。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王霸傳》。疾:猛烈。本句大意是。其有經過猛烈的大風,才能知道什幺樣的草是最強勁的。~原是議光武帝劉秀贊譽王霸的話。“光武謂霸日:‘潁川從我者皆逝,而子獨留努力,~。”’后世用以比喻只有經過危難或戰亂的嚴酷考驗,才能識別出誰的意志堅強,誰是忠誠可靠者。唐太奈李世民《贈蕭瑀》詩云:“~,板蕩識誠臣。”意謂經歷動亂之世,才能分辨出誰是忠臣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王霸傳》
    4.蒲鞭便示辱。 南北朝名人名言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》
    5.結友使心曉。南朝宋文學家 謝惠連
    6.有志者事竟成。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耿弁傳》。競:終于。本句大意是:有志氣的人終于會把事業完成.耿弁是漢光武帝(劉秀)手下的大將,開國功臣。他在南陽時曾建議劉秀討平齊地強敵張步;后來經過艱苦奮戰,終于擊敗了張步,齊地悉平。劉秀認為耿棄的功勞大于西漢韓信當年平齊的功勞,稱贊耿彝說:“將軍前在南陽建此大策,常以為落落難舍,~。”從此,~成了著名格言,用以說明只要有志氣,事業終于成功,干百年來為人所習用。荀子《勸學篇》說。“懊而舍之,朽術不折;鎮而不舍,金石可鏤”,俗話說“功夫不負有心人”,“世上無難事,只怕有心人”,都是從各個不同的角度說明了~的道理。現可以此句勉勵青年樹立遠大的志向,完成時代賦予自已的使命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耿弁傳》
    7.婚姻勿貪勢家。 南北朝名言

    北齊·顏之推《顏氏家訓·止足篇》。本句大意是:婚姻不可貪圖高攀權勢之家。在階級社會,結婚往往不單純是男女雙方的情愛之事,在很大程度上又帶有政治或經濟上的因素。為了結成有權有勢的親戚關系,有些人貪圖攀龍附風,光想往高枝兒上棲,殊不知在這樣的婚姻關系中常常使自己喪失家族的尊嚴,也給家庭生活帶來無窮的后患,既得不到幸福,也不會有真正的愛情。本句可用于告誡人們不可以婚姻作為高攀勢家的手段。

    南北朝教育家和文學家 顏之推 《顏氏家訓·止足篇》
    8.飲水者懷其源。南北朝文學家 庚信
    9.巧偽不如拙誠。

    南北朝·北齊·顏之推《顏氏家訓·名實篇》巧妙的虛偽不如守拙的真誠。

    南北朝教育家和文學家 顏之推 《顏氏家訓·名實篇》
    10.父不慈則子不孝。 南北朝名人名言

    北齊·顏之推《顏氏家訓·治家》。慈:愛,指父母對子女的愛撫。本句大意是:父親不知道愛撫兒子,兒子就不知道孝敬父親。上行下效,有其父必有其子。講父母對子女的影響作用時,可引此條。

    南北朝教育家和文學家 顏之推 《顏氏家訓·治家》
    11.枳棘非鸞鳳所棲。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仇覽傳》。枳(zhǐ止)棘:多刺的灌木或小喬小。鸞鳳:鳳凰一類高貴的鳥,相傳它非醴泉不飲,非梧桐不棲。本句大意是:枳棘這樣低矮多刺的灌木叢,不是鳳凰那樣高貴的鳥類所棲居的地方。這句比喻杰出的人物不愿屈就局促的地方,也可用作謙詞,說有名的人不肯到自己這小地方來工作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仇覽傳》
    12.物色盡而情有采。

    南朝·粱·劉勰《文心雕龍·物色》。物色:景物。本句大意是:景物描寫得十分詳盡而感情的抒發還含蓄有余。我國古代抒情的詩文作品,歷來講究即景抒情,情景交融。同時坯大都注意寫景時窮形盡相,務求充分,而抒情則含蓄蘊藉,作到“含不盡之意見于言外”。這句可供引用論述作品中情與景的關系,也可用以表現豐富而含蓄的辭采。

    南北朝文學理論家 劉勰 《文心雕龍·物色》
    13.乘長風破萬里浪。 南北朝名言

    南朝·粱·沈約《宋書·宗愨傳》。乘:駕。破:沖破。這是用在大海中乘風破浪來比喻施展自己的宏偉抱負,轟轟烈烈地干一番大事業。這個比喻十分生動貼切。可用來形容懷有宏圖大略的人施展抱負。

    南朝史學家,文學家 沈約 《宋書·宗愨傳》
    14.年難留,時易損。南朝宋文學家 謝惠連
    15.不為五斗米折腰。

    《晉書·陶潛傳》五斗米:晉代縣令的俸祿,后指微薄的俸祿;折腰:彎腰行禮,指屈身于人。比喻為人清高,有骨氣,不為利祿所動。

    東晉末期南朝宋初期詩人、文學家、辭賦家、散文家 陶淵明 《晉書·陶潛傳》
    16.欲速富,當畜五牸。 南北朝名人名言

    北朝·魏·賈思勰《齊民要術序》。牸(zi字)指牛、馬.驢、豬、羊五畜之牸。牸,是雌性的牲畜。這兩句大意是:想要很快發家致富,應當畜養五畜,發展畜牧生產。是春秋時代的經濟專家陶朱公向猗頓傳授的生財致富之術。越國大夫范蠡佐勾踐滅吳后,功成身退,改名陶朱公,經商成巨富。魯國的窮士猗頓向他求教生財之道,陶朱公告訴說:“~。”猗頓按照他教的方法去做,果然發了財。在商品經濟發達的今天,發展畜牧業仍不失為致富的重要途徑,陶朱公~的名言,仍有借鑒意義。

    北魏農學家 賈思勰 《齊民要術序》
    17.學者,貴能博聞也。南北朝教育家和文學家 顏之推
    18.忍辱含垢,常若畏懼。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曹世叔妻傳》。忍辱:忍受恥辱。含垢(gòu購):承受侮辱。垢,污穢;也作“詬”,作恥辱講。這兩句大意是:忍受著恥辱,經常好像懷著畏懼。這是東漢曹世叔妻(即班昭)《女誡·卑弱篇》中的話:“謙讓恭敬,先人后己,有善莫名,有惡莫辭,~,是謂卑弱下人也。”《女誡》宣揚男尊女卑、三從四德的封建倫理,不足為訓;~要女人以忍辱負重、卑弱下人為美德,更是須要批判。現在拋棄其原意,可借以形容身處逆境中的人不得已而忍受恥辱,畏首畏尾,動輒得咎,經常處在恐懼的狀態之中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曹世叔妻傳》
    19.失之東隅,收之桑榆。 南北朝名言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馮異傳》。東隅(yu魚):東邊,指太陽升起的地方。桑榆;指太陽落下的地方。這兩句大意是:早晨受到損失,傍晚挽救回來。此句是千年流傳的民間俗諺,具有明顯的勸誠意味,它勸導人們正視變故,正視損失,以積極的態度,從眼下做起,來彌補失誤,不能因過失而失去心態平衡。此句長于打比方,說理貼切,手法委婉,句式整齊,結構謹嚴,富有積極意義,至今常為人頻頻引用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馮異傳》
    20.守真志滿,逐物意移。

    南朝·粱·周興嗣《千字文》。守真:保持自然本性。逐物:追逐物欲。意移:意志就要移向邪路。這兩句大意是:保持自然本性,志向便能滿足;追逐物欲,意念就會轉向邪路。道家認為為:“巧者勞而智者憂,無能者無所求。素食而邀游,泛若不系之舟”(見《莊子·大宗師》),《尚書·旋獒》有“玩物喪志”之語,~二句便是這一文化傳統的繼承與發展。此二句繼承了道家“棄圣絕智”的思想.提出為人處事應歸樸返真,堅持信仰。向往真理.保持人所固有的本性,在物質生活上盡量淡泊,因為物欲的追求是沒有止境的。可以此二句勸勉青年人多追求精神文明,淡化物質欲念。

    南朝梁學者 周興嗣 《千字文》
    21.上和下睦,夫唱婦隨。

    南朝·粱·周興嗣《干字文》。上:長輩。下:晚輩。這兩句大意是:一個團結融洽的家庭,應該是長輩、晚輩能和睦相處,丈夫說什么妻子就跟著隨和。“夫唱婦隨”是封建夫權思想的集中表現,即妻子不能夠違拗丈夫的意志,不管同意不同意都必須隨聲附和,唯丈夫之命是聽,以此表示夫婦關系的“和好”。這種夫婦關系在新社會已被否定。現在人們則戲稱夫婦兩口一個腔調說話是“夫唱婦隨”或“婦唱夫隨”。

    南朝梁學者 周興嗣 《干字文》
    22.性靜情逸,心動神疲。 南北朝名人名言

    南朝·梁·周興嗣《千字文》。這兩句大意是:性情安靜,精神就恬淡舒適;動了欲念,精神就疲勞倦怠。性情安靜,萬事萬物能不想即不想,能放開即放開,超脫于利欲之外,精神就會安逸舒坦;利欲之心一動,總要想方設法滿足自己的欲望,精神就疲勞了。這兩句可用來說明私欲滋生是修心養性的大敵。

    南朝梁學者 周興嗣 《千字文》
    23.力能勝貧,謹能避禍。

    北朝·魏·賈思勰《齊民要術·序》。力:努力,勤奮。謹:謹慎。這兩句大意是:勤奮努力,就能夠戰勝貧困;謹慎小心,就能避免災禍。~兩句是從劉向《說苑·談叢》“力勝貧,謹勝禍”、王充《論衡·命祿》“力勝貧,慎勝禍”演化而來,都說明了事在人為的道理,具有格言意義,今天仍可借鑒。

    北魏農學家 賈思勰 《齊民要術·序》
    24.禍因惡積,福緣善慶。

    南朝·梁·周興嗣《千字文》。緣:由。慶:獎賞。這兩句大意是:災禍是因為壞事做得多而積累起的,幸福是由于作好事而得的獎賞。做一件壞事,積一分仇怨,多一分災禍,壞事的積累,最終會導致災禍加身;做一件好事,積一分恩德,多一分福氣,好事的積累,最終會導致幸福的來臨,這就是人們常說的“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。”這兩句可用于教育人要多做好事,不做壞事。

    南朝梁學者 周興嗣 《千字文》
    25.位尊身危,財多命殆。 南北朝名言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馮衍傳》。殆(dài):危險。這兩句大意是:地位尊貴,財產豐多,性命就危險。位太尊,就會引起別人的忌妒,或有人企圖取而代之,有時還會引起皇帝的疑懼;財產太多,也會引起別人的忌妒,甚而圖財害命,這些都會危及生命的安全。這兩句可用以告誡人們對地位和財物的追求應該適可而止,也可用以提醒“位尊”“財多”者處事謹慎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馮衍傳》
    26.精誠所加,金石為開。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光武十王列傳·廣陵思王荊》。精誠:真誠。加:施加。這兩句大意是:真誠所施加的地方,再堅硬的金石也能把它打開。其含義和用法與前一條相同,也可寫作“精誠所至,金石為開”,說明人的行為至誠,就能使人感動,即使像金屬、石塊一樣堅硬的東西也能被打開。這兩句現常用以比喻有堅強的意志,什么困難都可以克服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光武十王列傳·廣陵思王荊》
    27.斫冰為量,見日而銷。

    南朝·梁·蕭繹《金樓子·立言下》。斫(zhuó茁):砍。這兩句大意是:削冰做成寶玉,見到太陽一定會融化。斫冰為璧,看上去也是晶瑩透剔,耀眼奪目,但它畢竟是冰所為之,一遇陽光,很快就會變成一灘清水。它以巧妙的比喻,說明:一是“斫冰為壁”,白費事功,徒勞無益;二是假的就是假的,隱瞞是不能持久的,就像雪里埋不住死人,終歸要敗露一樣。

    南北朝時期梁皇帝 蕭繹 《金樓子·立言下》
    28.墻高基下,雖得必失。 南北朝名人名言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郭太傳》。基下:基礎低矮。這幾句大意是:高聳的大墻,其基礎卻十分低矮,這樣的墻雖然建成了,但一定會倒塌。辦什么事情,一定要打好堅實的基礎,沒有堅實的基礎,其后患無窮。猶如參天的大樹,如果根扎得不深,一遇風雨,便會被連棍拔起;高峻的太墻,其基礎不牢,稍有震動,便會倒塌;人的的事業也是如此,若沒有打下良好的基礎,一有風吹草動,便會出現動蕩,輕則事業受損失,重則整個事業垮臺。可以此二句比喻做什么事都要打好堅實基礎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郭太傳》
    29.傳聞之事,恒多失實。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.臧宮傳》。遺曲句大意是:傳聞的事情,經常與事實不符。這兩句點明了道聽途說的不可靠性。傳聞之事,往往加傳播者個人的感情色彩,加以夸張,而且越傳越神,越傳越難以置信。對于傳聞之事,應采取不信、不傳的態度。《論語》指出“道聽而途說,德之棄也”,就是這個道理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臧宮傳》
    30.羊質虎皮,見豺則恐。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劉焉傳論》。質:本質,本性。這兩句大意是:本身是羊,雖披上虎皮,見到豺狼就感到恐懼。怯懦、軟弱是羊的本性,在豺狼面前尤其如此。羊雖披上了虎皮,但本性未改,不敢“羊假虎威”,所以見到豺狼就情不自禁地害怕。后來人們用“羊質虎皮”的成語,比喻外表強大面內心空虛。此成語源于漢人揚雄《法言·吾子》:“羊質而虎皮,見草而悅,見豺而戰,忘其皮之虎也”,十分真實地刻畫了外強中干、名實不副的形象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劉焉傳論》
    31.盛名之下,其實難副。 南北朝名言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黃瓊傳》。盛名:很高的名聲。副:符合。這兩句大意是:一個人名聲很大,其實際未必相符。東漢順帝永建年間,有個名叫黃瓊的人,名望根高,不少大官推薦他到朝中做官,他推脫不去。后朝廷下詔,他才勉強應聘。有個叫李固的人仰慕黃瓊,給黃瓊寫了一封信,信中寫道:“峣峣者易缺,皦皦者易污。《陽春》之曲,和者必寡;~。”意在勸告黃瓊不要做孤傲自恃、名不副實的人物。這兩句現多用來批判某些徒有空名而無真才實學的人;也可用于謙指自己雖博得眾人稱譽,而實在不配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黃瓊傳》
    32.高樹靡陰,獨木不林。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崔骃傳》。靡(mǐ米):無。這兩句大意是:高樹沒有蔭翳,獨樹不成森林。高樹無蔭,是比喻達官之不可依;也說明這樣一個哲理:量(高)的增長超過限度(即成蔭的高度)則引起質變(無蔭)。獨術不林,是比喻個人力量的薄弱;也說明量的變化達不到所必須的限度就不會引起質變。兩句話從正反兩個方面說明了對立統一規律的表現形態——量變和質變的道理,也可比喻人事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崔骃傳》
    33.千里之差,興自毫端。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南匈奴傳論》。興:起。毫端:原指野獸毛的尖端,比喻極細微的開頭。這兩句大意是:差之千里的大錯,起于細微的開端。正由于人們往往忽視挺細小的失誤,才會導致不可挽救的大錯。量雖是一種不引人注意的形態,其變化又具有漸變的特性,但其達到一定限度就會帶來質的突變。因此,這兩句話告誡人們,一定要注意防微杜漸,免致大錯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南匈奴傳論》
    34.天命難知,人道易守。 南北朝名人名言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馮衍傳》。天命:天的意志。人道:指社會的人應恪守的行事原則。守:恪守,掌握。這兩句大意是:老天的意志難以知曉,不可捉摸;而人世間為人行事應恪守的原則是容易掌握的。這兩句的原意是說,人的命運難以預卜先知,而為人行事的準則易于把握;為人臣的只要恪守臣子的本分,不僭越妄求就不會招致災禍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馮衍傳》
    35.以少總多,情貌無遺。

    南朝·粱·劉勰《文心雕龍·物色》。少:指語言簡練。總:總括。這兩句大意是:用簡清的語言概括豐富的內容,把事物的情態狀貌表現無遺。這兩句的原義是贊美《詩經》的語言雖極其簡練,卻具有根強的表現力的。在這兩句之前,作昔還舉了很多倒子,如:“‘灼灼曲’狀桃花之鮮,‘依依’盡楊柳之貌,‘杲杲’為出日之容,‘漉漉’擬雨雪之狀,‘喈喈’逐黃鳥之聲。‘##’學草蟲之韻,‘皎日’、‘#星’.一言窮理,‘參差’、‘沃若’,兩字窮形。”這里的“灼灼”、“依依”、。喈喈”、“##”等,確實是“以少總多”,把桃花、楊柳之狀貌,黃鳥、草蟲之聲情,繪聲繪包地刻畫出來了。現在可引用~以說明文學作品言簡意骸的重要性,或用于贊美某些作品的言約義豐。

    南北朝文學理論家 劉勰 《文心雕龍·物色》
    36.夸而有節,飾而不誣。

    南朝·粱·劉勰《文心雕龍·夸飾》。夸:夸張。節:節制。飾:修飾。誣:捏造事實,無中生有。這兩句大意是:夸張而有分寸,修飾而不捏造。夸飾(或稱夸張)是一種修辭方法,指用夸大的字句來形容事物,以啟發讀者的想象力,增強文辭的表現功能。但夸張和修飾都必須適度,如果過了頭,反會使人感到荒誕虛假,其效果就適得其反了。

    南北朝文學理論家 劉勰 《文心雕龍·夸飾》
    37.義貴圓通,辭忌枝碎。 南北朝名言

    南朝·梁·劉勰《文心雕龍·論說》。義:道理。圓通:圓熟通達,指既合乎常道,又能自圓其說。辭:文辭,語言。枝碎:支離破碎,指語言枝蔓橫生,細碎繁雜,不能圍繞中心,簡明扼要。這兩句大意是:文章中所闡述的道理強貴圓熟通達,易被人們理解和接受;文辭最忌諱支離破碎,冗長繁雜,脫離中心。寫文章如果總是闡發一些奇談怪論,既違背常情,又不能自圓其說,自然很難有說服力。而道理雖正確,但語言繁復龐雜,散漫不著邊際,也難算好文章。因此作者就內容和語言兩方面強調“~”。可供說明寫作論說文應注意的事項時引用,當然也可用于說明其它散文的創作方法。

    南北朝文學理論家 劉勰 《文心雕龍·論說》
    38.繁采寡情,味之必厭。

    南朝·粱·劉勰《文心雕龍·情采》。采:文采。“繁采”指詞藻華美而繁多。味:體會,玩味。這兩句大意是:華美的詞藻過于繁多而真情實感很少的作品,讓人品味起來必然生厭。在文學創作中,形式要為內容服務,缺乏真情實感、一味堆砌辭藻的作品,往往沒有長久的生命力。可供論述內容蒼白、感情貧乏的詩文沒有藝術感染力時引用。

    南北朝文學理論家 劉勰 《文心雕龍·情采》
    39.義典則弘,文約為美。

    南朝·粱·劉勰《文心雕龍·銘箴》。義:道理。典:明白正確,合乎常情。弘(hōng紅):大,此指雄辯,有感染力。約:簡練。這兩句大意是:道理正確,合乎常情,文章才有分景,能說服人;文辭簡潔精練,才顯得優美。在原書中,這兩句是闡述銘箴文(類似今天的格言、警句、座右銘式的兩種文體)的創作原則的,這種文體不僅辭約義豐,而且對位工整,因此優美而易于記誦。本名句意思與“文以辨潔為能,不以繁縟為巧;事以明核為美,不以深隱為奇”(劉勰《文心雕龍·議對》)相近,可供引用說明一般議論文的寫作方法。

    南北朝文學理論家 劉勰 《文心雕龍·銘箴》
    40.情往似贈,興來如答。 南北朝名人名言

    南朝·粱·劉勰《文心雕龍·物色》。這兩句大意是:把感情傾注于客觀景物就像贈與一樣,客觀景物觸發的意興就像酬答一樣。這里說的是創作過程中主觀與客觀的關系,情與景的關系:作者用充滿感情的眼睛觀察景物,而景物又觸發了作者的意興,使作者產生了創作的沖動,獲得了刨作的題材,寫出了情景交融的作品。作者用“似贈”、“如答”形容“情往”、“興來”的過程,既形象又恰切。

    南北朝文學理論家 劉勰 《文心雕龍·物色》
    41.論如析薪,貴能破理。

    南朝·梁·劉勰《文心雕龍·論說》。論:古代的一種主要用于說理的文體。析薪:劈柴。破理:按木料的紋理破開》這兩句大意是:論中的說理應該像劈柴一樣,貴在能按照木材中固有的紋理自然破開。這兩句可供引用說明論說文中的觀點應順應事理,能被人們接受,說理時應層層分析,入情人理。

    南北朝文學理論家 劉勰 《文心雕龍·論說》
    42.將贍才力,務在博見。

    南朝·粱·劉勰《文心雕龍·事類》。將:要。贍(shān善):豐富。這兩句大意是:要豐富自己的聰明才智,務必做到擴大視野,博聞廣見。此條以含蓄的表達方式說明這樣一個道理:學習不可以孤陋寡聞,獨學而無友。要想成為有才干的聰明的人,必須做到博聞廣見,融會貫通。此句句式整齊、文字簡凈而說理明白透徹,然而失之文雅,不夠通俗,因而限于“典藉文化”的圈子之內,很少行之于口。

    南北朝文學理論家 劉勰 《文心雕龍·事類》
    43.積財千萬,無過讀書。 南北朝名言

    北齊·顏之推《顏氏家訓·勉學》。本句大意是:財物為身外之物,即使累積千千萬萬,也比不上讀書的價值。此條采用對比手法,將財物與讀書進行一番比較,以反襯和突出讀書對于人生的重要價值。該名句告誡人們不要貪戀財物,而要注重讀書學習與提高自己做人的素質。“讀書無用論”者當為之三思。

    南北朝教育家和文學家 顏之推 《顏氏家訓·勉學》
    44.三十六策,走是上計。

    南朝·粱·蕭子顯《南齊書·壬敬則傳》。這兩句大意是:三十六種計第中,逃跑是上等計策。王敬則是齊高帝的輔國將軍。齊明帝嗣位后,殺害舊臣,敬則起兵造反。明帝兒子蕭寶卷昕說敬則兵至,急裝欲走。王敬則說:“檀公~,汝父子唯應急走耳”,意思是說你們父子只好趕快逃跑了。王敬則所說的檀公,是指南朝宋武帝開國武將檀道濟,功勛卓著。道濟與北魏軍作戰,屢戰屢捷。后因糧草枯竭,援兵不繼,軍心惶惶。道濟將少量的米散置在沙土上,乘車緩緩出巡,又用疑兵、反間等計策,使魏軍不敢追逼,然后安全退走。后來人們把“檀公~”這句話,發展為古代兵法所謂“三十六計”,其中有“走為上”計。~宋·惠洪《冷齋夜話》作“三十六計,走為上計”,后被廣泛運用,指打仗時無力對抗敵人,就以走開為上計。現在泛指事情到了無可奈何的地步,別無良策,就采取逃避的做法,一走了之。

    南朝梁朝史學家 文學家 蕭子顯 《南齊書·壬敬則傳》
    45.節用儲蓄,以備兇災。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肅宗孝章帝紀》。兇:兇年,指水旱災害及戰爭動亂等。這兩句大意是:節約用度,儲蓄財物,用來防備災害饑荒。無論一個圍家或一個家庭,如果沒有一定的物質儲備,就難以應付突然出現的困難。因此,平時就要注意節儉、儲蓄。這兩句可供引用論述克勤克儉、節約儲蓄的重要性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肅宗孝章帝紀》
    46.義動君子,利動貪人。 南北朝名人名言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班固列傳》。這兩句大意是:正義能感動有道德的君子,財利能打動有貪欲的小人。以儒學占主導地位的中國文化推祟非功利性,“喻于義”者是君子,“喻于利”者是小人是我國社會的傳統觀念。西方文化則強調極端功利主義,認為追求個人利益才是經濟發展的根本動力。對我國的傳統文化應該進行科學的分析和正確的認識,作為后代的繼承者,應該根據具體的時空環境對傳統進行創造性的整理與轉換,樹立社會主義的義利觀,以重鑄符合國情的中國政治文化精神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班固列傳》
    47.廉約小心,克己奉公。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祭遵傳》。廉約:為官廉潔,生活簡約。克己:嚴格約束自己。奉公:以公事為重。這兩句大意是:廉潔簡約,小心謹慎,嚴格要求自己,一心以公事為重。這兩句原是贊頌祭遵的話,現在可用來稱揚清廉不貪,兢兢業業,嚴于律己,一心為公的干部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祭遵傳》
    48.人各有能,因藝授任。

    南朝·宋·范曄《后漢書·張衡傳》。圖:按照。藝:技藝,才能。授任:授職,任命。這兩句大意是:人各有各的才能,要按照各人所具有的才能授給他相宜的職務。~,才能充分發揮每個人的作用,而要做到因才授任,首先必須做到知人。

    南朝宋史學家 范曄 《后漢書·張衡傳》
    49.乘興而行,興盡而返。 南北朝名言

    南朝·朱·劉義慶《世說新語·任誕》。這兩句大意是:憑著內心興致,欲走便走,欲止則止,興致消盡就返歸故里,不受禮節制約。《世說新語·任誕》曰:“王子猷(王徽之)居山陰,夜大雪,眠覺,開室命酌酒,四望皎然。因起彷徨,詠左思《招隱詩》,忽憶戴安道。時戴在剡,即便夜乘小船就之。經宿方至,造門不前而返。人問其故,王曰:‘吾本乘興而行,興盡而返,何必見戴?’“巾欲進則進,欲止則止,適性而往,任真無飾,是六朝人崇尚的人性美,表現出一任自然.曠達超邁的生活態度。詩句造語警約,表述傳神,故能演變為成語,久為后人沿用。

    南朝·宋文學家 劉義慶 《世說新語·任誕》
    50.不癡不聾,不成姑公。

    南朝·粱·沈約《宋書·庾登之傳附庾炳之》。姑:婆婆。公:公公。這兩句大意是:沒有一點癡呆和耳聾,是當不成婆婆公公的。家庭矛盾是常有的事,特別是姑嫂、婆媳之間常會有口角發生。當公公做婆婆的倘若沒有一點涵養,雞毛蒜皮的事斤斤計較,那就有生不完的氣,吵不完的嘴。因此,無關宏旨的事,當公婆的有時來點裝聾賣傻,睜只眼閉只眼也是必要的。宋文帝時,吏部尚書庾炳之違犯了不得留宿吏部官員的規定,遭到彈劫。左丞孔萬祀在文帝面前為庾炳之解說以求文帝寬容時,引用了~這句話。后人常引用類似~的話說明要寬容下屬的小過失,才能使別人樂于和他共事,不能老掀下屬的小辮子,硬給小鞋穿。~不失為一種領導藝術。也可用以贊美寬厚待人的長者。

    南朝史學家,文學家 沈約 《宋書·庾登之傳附庾炳之》
    推廣內容
    猜你感興趣
    猜你喜歡
    老辦法 Copyright (C) 2009-2012 www.a8227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12013982號-1
    光棍影院手机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