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ddvto"><ol id="ddvto"></ol></code>
  • <dl id="ddvto"></dl>
    <var id="ddvto"></var>
    <acronym id="ddvto"><form id="ddvto"></form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ddvto"><form id="ddvto"><mark id="ddvto"></mark></form></acronym>
  • 分享到

    王安石經典語錄

    王安石簡介:北宋政治家、文學家

    王安石經典語錄

    1.教化可以美風俗。

    宋·王安石《明州慈溪縣學記》。本句大意是:道德教化可以使風俗更為淳厚樸實。教化的目的,是使人知書達禮,凈化道德,使人有上進心,同情心。人人都接受了教化,則人人都能嚴于律己,寬以待人,具有高尚的道德品質,那么,社會風尚豈不更為淳樸?良好的社會風俗,又鼓勵人們去學習、去追求更高尚的品德、情操。可以此說明教化與風俗的關系。

    《明州慈溪縣學記》
    2.善之端而止之也。

    宋·王安石《禮樂論》。遷怒:指把怒氣轉移到別人身上。隸者己:指在自己身上尋找原因。諸,之于。貳(èr二)過;同樣的錯誤犯第二次。端:開頭。這幾句大意是:不轉移怒氣,就要在自己身上尋找原音;不犯同樣的錯誤,就要在錯誤開始的時候就制止它。“不遷怒,不貳過”本是孔子贊揚顏回的話,認為這是~種難得的修養,王安石在這里進一步作了闡發。他認為,要做到“不遷怒”,就要勇于反躬自省,在自已身上尋找致怒的原因;要做到“不貳過”,就要將錯誤克服在發端之時。前者要求人們善于自我檢查,后者要求人們勇于及時改過,可引以自勉,,

    《禮樂論》
    3.丹青難寫是精神。

    宋·王安石《讀史》。丹青:原是兩種顏色,后來用指繪畫。精神:指事物的精神實質。本句大意是;繪畫所難表現的是對象內在的精神實質。王安石在《讀史》詩中批判一些俗懦把歷史上的糟粕當精華來傳播,并以~來比喻“糟粕所傳非粹美”,認為史籍的記載有時也并不反映歷史的真實面貌。現在引用~時多拋開其原有的比喻義,直接理解為用顏料描繪各種對象,要想作到外部形體非常相似并不難,難就難在能傳達出人、景、物的精神氣韻,作到栩栩如生,躍然紙上。這必須具備較高的藝術造詣才行。這句可供論述繪畫“神似”的困難時引用。

    《讀史》
    4.野草自花還自落。

    見宋·王安石《午枕》。本句大意是:路邊的野草任自開花又任自花落,聽憑大自然的安排。這是作者午睡時在枕上夢見的景象,~是新陳代謝自然規律的表現。詩人由夢中所見而引起哲理的思考,從自然界聯系到社會人生,借以排遣眼前的興廢之感。現仍可引以表現野草的生長狀況,表達榮枯更替的自然規律。

    《午枕》
    5.人生樂在相知心。
    6.不以不善而廢其善。

    見宋·王安石《臨川文集》。廢:否定。本句大意是:不要用他不好的行為來否定他好的行為。這句明確指出要以一分為二的觀點評價人的言行。好就是好,壞就是壞,不能以好而廢其不好,也不能以不好廢其好。只有實事求是,全面分析,才能正確地認識一個人。可借以批評那些攻擊一點,不及其余的作法。

    《臨川文集》
    7.人物之相好惡必以類。

    宋·王安石《石門亭記》。相:互相。好惡(hàowǜ浩務):喜愛和憎恨。本句大意是:人物的相互喜愛或憎惡,必然是同類的人相一致。“物以類聚.人以群分”。志趣高尚的人們會結為朋友,而臭味相投的人也會結成團伙.這句話與歐陽修說的“太凡善惡之人,各以類聚”意思相同。

    《石門亭記》
    8.在上不驕,在下不諂。

    宋·王安石《上龔舍人書》。在上:登上了高位。驕:驕橫,驕縱。在下:位居下層。諂(chan產):諂娟,奉承討好。這兩句大意是,居于上位不驕傲專橫,居于下位不阿諛奉承。官居高位,容易頤指氣使,驕氣凌人;在下位者為了向上爬,往往對上司阿諛奉承,巴結討好。這種現象不僅封建社會有.現實生活里也可以不同程度地見到。在反對不正之風時可以化用。

    《上龔舍人書》
    9.高風所泊,薄俗以敦。

    宋·王安石《賀留守侍巾啟》。泊(ji寄):及.到。薄俗:浮薄的風俗。敦,敦厚樸宴,這兩句大意是;高風亮節所能到達的地方,那薄風劣俗就會變得敦厚樸實。唐朝韓愈認為“懿德茂行,可以勵俗”(見《祭薛中丞文》】.與王安石的見解完全相同。王安石認為.邪不壓正,高風亮節所到之處,輕靡浮薄的風尚自然為之所替代。當然.這個替代不是立竿見影式的,而是潛移默化,循序漸進的.只要多宜傳“懿德茂行”.多提倡高風亮節,有正確的輿論導向,卑風劣俗終將為敦厚樸實的風尚所替代。

    《賀留守侍巾啟》
    10.不以死生禍福累其心。

    宋·王安石《答陳尼書》。累:帶累。本句大意是:不因死生禍福諸事帶累自己的思想。誰無死生,誰無禍福?死生禍福,這是人生必然碰到的客觀存在。生和福固然好,死和禍固然不好,但是經常為長生不老.為避禍求福去進行無謂的思索,背上沉重的思想包袱,又有什么用處?不如超脫這些無謂的思考,讓生活過得輕松一些,充實一些,有意義一些。王安石云;“~,此其近圣人也。自非明智不能及此。”我們應該追求這種明智的精神境界。本句可用于倡導人們超脫死生禍福的無謂牽累,置死生禍福于度外,輕裝投身于現實事業的追求中。

    《答陳尼書》
    11.溢美之言,置疑于人。

    見宋·王安石《與孫子高書》。溢美:超過實際的贊美。置疑:使人懷疑。這兩句大意是:超過實際的贊美的語言,使人懷疑他的動機。~二句指出生活中的一個真理:越是吹捧你.越是超越實際施贊美你,他的動機就越值得懷疑。或者是希望討好你,或者是希望取信于你,必須其不可告人的目的。《戰國策·齊策》記載這樣一個故事:鄒忌并沒有城北徐公長得美觀,可是他問他的妻、妾和客人,都異口同聲地說他比徐公美。鄒忌暮寢而思之,才明白“吾妻之美我者,私我也;妾之我者,畏我也;客之美我者,欲有求于我也。”所以,對當面奉承人的人就應提高警惕,想一想他的目的。

    《與孫子高書》
    12.臨行而思,臨言而擇。

    見宋·王安石《仁智》。臨:即將。行:行事。擇:選擇。這兩句大意是:即將行事時要認真思考,即將說話時要慎重選擇。經過思考再行事,就會去掉盲目性,減少失誤;經過選擇再說話,就會去掉隨意和輕率,避免失言。~應成為人們謹言慎行的座右銘。

    《仁智》
    13.詢事考言,循名責實。

    見宋·王安石《乞退表》。詢:問。考:考核,查究。循:按照。責:求。這兩句大意是:詢問他所作事務,考查他所說言論,按照他所任職位的名稱來求他的實際政績。這是說古代君主應考核臣子的工作是否與其所任官職名實相副。此名言賦予新意,今天仍可以使用。

    《乞退表》
    14.制俗以儉.其弊為奢。

    見宋·王安石《風俗》。制:糾正。弊:弊病。這兩句大意是:如果風俗的弊病是過于奢侈,則應用節儉的風尚去加以糾正。蘇軾認為:“人之壽夭在元氣.國之長短在風俗”(見《上神宗皇帝書》),對于那種追求時髦.貪圖享受.驕奢淫逸的風俗,必須加以糾正。否則國家的安危就成了大問題。王安石認為糾正的方法是推崇節儉,恢復淳樸的古風。可以此二句說明以淳厚樸實的風俗糾正浮靡奢侈的風尚的可行性。

    《風俗》
    15.衣不求華,食不厭蔬。

    見宋·王安石《長安縣太君墓表》。這兩句大意是:衣著不求華麗,飲食不厭蔬菜。這本是王安石在墓表中贊美長安縣太君的話。這種儉樸的生活,在當今這個提倡艱苦奮斗的時代仍是可取的,贊美質樸無華的生活方式時可以借用。

    《長安縣太君墓表》
    推廣內容
    猜你感興趣
    猜你喜歡
    老辦法 Copyright (C) 2009-2012 www.a8227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12013982號-1
    光棍影院手机在线观看